共用工作空間的三大好處

《哈佛商業評論》雜誌的官方博客最近刊載了一篇講述共用工作空間運動的文章,文章分享了現今越來越流行的共用工作空間運動以及其所帶來的改變。

事實上,在互聯網如此發達的今天,我們確實有更多的工作方式的選擇。《哈佛商業評論》的博客文章就提到了“新自由人”(free radicals)這樣的概念。Grind是位於紐約市的一家共用工作空間,它的創辦人之一Benjamin Dyett說,他們的會員都是邀請制的,這些會員之間經常會彼此合作(去完成項目),他們自己決定自己要做什麼,以及怎麼做。這些人沒有穩定的工作,但是他們有的是職業流動的自由

《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更把此稱作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工業革命。這些去到共用工作空間工作的人,他們不僅僅可以擺脫傳統的官僚式的企業文化,更能在強調合作和玩樂的共用工作空間裏找到他們新的價值。

著名的project management工具basecamp之創辦人Jason Fried就曾在一個TED演講裏說過,大多數人雖然每天上班8個小時,但是真正能夠用於做有價值的事情的時間可能不到3個小時。因爲我們傳統的辦公室環境都充滿了各種(無實際意義的)會議(meetings),有太多的mangers,這兩樣M&M的結合使得傳統的辦公室環境非常不利於實際工作效率的提升。相比之下,共用工作空間會大大減少M&M的出現。

http://embed.ted.com/talks/jason_fried_why_work_doesn_t_happen_at_work.html

當然,這還只是基礎。共用工作空間最大的價值,其實還是在於跨界與合作。

在那些相對比較成熟的共用工作空間裏,其會員通常會有非常多元的背景。例如,創意人、創業家、律師、會計師、程式設計師、投資人等。正是這樣的多元組合,讓共用工作空間得以煥發出不一樣的生機。Roberto Alcazar是Grind的會員,他的一個專門做品牌顧問的新公司就是在Grind創辦的,他說,在這樣的空間裏,你扭過頭就能找到一位投資人,而後你跟他們可能就幾分鐘的談話,就有可能爲你的創業項目帶來極大的啓發。而共用工作空間的運營者則通常會設計一些活動,例如午餐會等,讓會員之間得以建立互信和合作。

有了信任和合作,慢慢的在這樣一個經由鬆散關係聯繫起來的網絡裏,會冒出一些新的想法,乃至行動,創新也更容易發生。普林斯頓大學的社會學教授 Martin Reuf 通過對創業家進行跟蹤調查發現,那些更願意擁抱新的鬆散式的社會聯繫的人士,他們的創新能力往往更強。而前施樂公司首席科學家 John Seely Brown 寫的一本新書 The Power of Pull 則更是花整整一個章節去講述偶遇(serendipity)這個概念。John 認爲,serendipity 非常重要,它是創新的很重要的來源之一。而相比於傳統的辦公室環境,共用工作空間顯然更有利於這樣的東西發生。

對於更多人來說,離不開傳統辦公室的很重要原因之一是,創業的成本太高了,特別是在香港。但是,共用工作空間則爲創業者帶來了新的可能,因爲這樣的共享空間可以大大減低創業的成本。近年國外開始流行精益創業 (lean startup)的做法,其核心要旨就是鼓勵創業家通過創造產品原型,檢驗他們的設想,以最低成本縮短學習的時間和獲得用戶反饋的時間。精益創業的思想對很多創業家帶來了極大啓發,並且已經成爲了一個覆蓋全球的運動。假如你是一位創業家,或者是準創業家,不妨買一本 Eric Ries 寫的《精益創業》,去瞭解更多。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M3ODQ3MTky/v.swf

假如你看了上面的介紹,對共用工作空間運動開始感興趣,並且你又生活在香港。那麼恭喜你,你很幸運,因爲香港已經有這樣的共用工作空間了!Good Lab 是於今年9月正式開張的一個專門關注社會創新的共用工作空間,業已有Pixel Action, We Do Global, The Jade Club, 仁人學社 等創業團隊進駐。此外還有另外一家更關注培育創業精神的共用工作空間叫浩觀(CoCoon),也是今年6月才開張,也已經有不少創業者進駐,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