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企業

中國特色的社會企業

復活節假期,由張瑞霖先生帶隊,香港社會企業論壇組織了一次到南中國幾家社企考察的活動。先後走訪了深圳、中山、順德三地,讓我們見識了正在蓬勃發展當中的內地社會創新運動。以下簡單記錄一下本次行程,以及過程中的一點點感悟。

殘友模式

假如由於意外,你不幸受傷,並且雙腿致殘,或者你發現自己剛出生即患有肌肉萎縮症,你會怎麼辦?

中國有6.34%的人口患有不同程度的殘疾,包括聽障、視障、言語障礙、行動障礙等等。他們顯然是這個社會的弱勢羣體。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不能很出色的完成一些不需要很大身體動作的工作。事實上,在香港就有像“黑暗中對話”“樂農”之類的社會企業幫助殘疾人就業,並且可以非常體面而且受尊重的工作。在深圳,則有一家叫“殘友”的公司,幫助殘疾人找到他們滿意的工作。

故事源於1997年,其時患有血友病的鄭衛寧在家自殺未遂,正好獲得了一筆遺產,於是他決定下海創業,創辦了“中華殘疾人服務網”。之後則因爲機緣巧合,遇到了有很強的計算機知識的單凱,他們開始進軍軟件外包的領域,並且經過多年的努力之後,還成爲了行業領先的企業,獲得了國內外多項大獎。目前有很多地方政府以及公司的自動化辦公以及其他軟件系統都是請他們做的。

我們這次社企行去到的第一站就是殘友。殘友現在已經發展成爲兼有公司、基金會加社會組織的一個三位一體的結構。公司負責所有員工的伙食,並且爲有需要的員工提供住宿。最爲有意思的是,新員工進入公司需要經過介乎半年到九個月的職業技能培訓才能上崗,而且培訓期間新員工的生活都會有來自公司的保障,使得即使是無一技之長的新人也能逐漸成長,培養出自己在設計或者手工製作某方面的能力。

殘友創辦人鄭衛寧大哥

被問及創業之初是否有想過有朝一日可以做成如此有影響力的一家公司時,鄭衛寧坦言,當初完全就是爲了要解決自己的問題(說得通俗一點就是,“這是逼出來的”),所以才決定開公司,而如今他們公司之所以從單純的做軟件發展到做社會組織(例如組建衛寧讀寫障礙中心,深圳信息無障礙研究會,無障礙出行車隊等),其實也是在解決自己的問題——這些服務政府都沒有提供,但是對於殘疾人來說,往往是不可或缺。於是他們就決定用企業的利潤來做這些事情,至少讓殘友的員工可以享受得到這樣的福利。

桃源居模式

桃源居是位於深圳西鄉的一個中檔住宅社區。20年前,那裏是一片荒蕪之地。後來深圳市政府決定要發展航空港,於是才出現了現今這片住宅區。而正是因爲這個地方本來一無所有,所以當年地產商做這個項目的時候就不得不考慮如何把各種社區服務融入到小區的問題。她們走訪歐洲的多個地方學習,慢慢瞭解到有社區以及社區建設這樣的概念,之後她們還從香港請來了一批專業的社工幫助她們去規劃整個社區。

目前,整個桃源居的居民總數約5萬,小區內有幼兒園、小學、中學,以及其他各類社區服務設施。而她們做得最爲成功的一點,則是在於她們的成績讓深圳市政府看到並且非常欣賞,進而在政策層面對這樣的做法給予了支持。今天,各種社區組織已經成爲了桃源居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們也獲得了聯合國國際花園社區提名獎

被問及做房地產爲什麼要兼做公益時,桃源居集團董事長李愛君說,這兩者其實並不矛盾。很多地產公司每年花幾千萬做廣告,但桃源居則沒有任何廣告預算。她們每年花幾百萬做公益,而這些錢可以實實質質的改善社區居民的生活質量,也無形中爲樓盤打了廣告,而且社區服務做好了,也幫助政府解決潛在的問題,是一個三贏的局面。

中山社區學院

在珠三角,有很多像中山這樣的工業城市。他們大多因爲製造業而致富,而創造財富的,其實主力軍是農民工。但是,這個羣體卻一直不被社會關注。過去,不曾有面向這個羣體的任何社區活動。農民工的業餘生活也非常單調,即使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她們也沒有很豐富的業餘生活。不過幸好有一些自發的青年組織還是逐漸冒了出來,例如專門組織青年人各種戶外活動的“清風自遊人”等。而中山團委則爲這些組織的發展提供場地、資金以及政策等方面的支援。

中山市政府近年開始在全市多個區和街道推廣社區學院的做法(很大程度上是借鑑了臺灣的經驗)。政府提供場地,並且負責招募來自不同領域和行業背景的講師志願者,在週末爲中山本地青年開設包括攝影、中醫、計算機、交誼舞、商務英語口語等課程,並且似乎受到當地不少青年的青睞

另外同樣值得關注的一點是,中山市近年也在嘗試鼓勵青年創業,推出了很多相關的政策,並且這樣的政策適用於任何中山市居民(包括外來打工者)。考慮到中山市具有相對比較優越的天然條件以及相對比較低廉的生活成本,其實這個地方是蠻適合互聯網創業的。想想看,美國有一個不知名的州叫埃奧華省,在那裏也出現了像XMPP這樣具有深遠影響力的互聯網通信方面的創新,爲什麼像中山這樣的地方不可以呢?

順德社會創新中心

在中國,假如中央政府看到一個東西值得發展,並且下發相關的政策指引,事情就會發展得很快。

社會創新似乎也於近年逐漸成爲了這樣一個從中央到地方都在紛紛躍躍欲試的遊戲。只可惜,真正懂得玩遊戲的人還不是很多。就有點像當年的改革開放,大家都是摸着石頭過河,但是非常喜歡這個過程。

也許你聽說過順德這個地方。這裏是中國最早生產家電的地方,也是改革開放很多新嘗試的試驗場。去年年底,順德社會創新中心也在此掛牌成立,據說她們還是國內首個法定機構。廣東省政府也對他們寄予厚望,希望可以以此爲試點,探索出社會創新的新路子。

這是一個佔地逾5萬呎的地方,位於大良顺峰山公园,環境非常優美。剛進門即可看到幾塊牌子,上面是關於這個中心的介紹。這裏顯然是一塊試驗田,背後的一個大的思路就是,把那些以前完全由政府包攬的服務外包給社會企業來做,因爲一來政府不可能照顧到市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二來政府往往不比民間的機構做得更好。

借用張瑞霖先生的話來講,就是社會企業可以彌補資本主義單純追逐利潤這個缺失,也能彌補社會主義因爲講求集體而導致缺乏競爭的缺失。在政策層面對社會創新進行鼓勵應該說是好事,至少國內做社會創新的創業者前進道路上的障礙會少一些,但顯然他們依然有些東西還是不能碰。當天,香港代表團有人提到說,是不是可以在國內做一個社企解決食品安全的問題(例如,生產出放心的奶粉),結果順德當地同仁的反饋讓我們感到驚訝,他們顯然看到了很多似乎觸碰不了的東西和利益。

另外我們與中心的同仁交流的時候,發現她們的很多經驗是直接借鑑了香港,主要是在社工方面的經驗。這對於緩解一些矛盾或者解決某些社區問題也許有幫助,但真正意義上的社會創新顯然不能止步於此——至少單靠社工是不足以支撐社企的良好發展的。因爲社工的視角和做事方法往往比較單一,但做社企往往需要不同知識和經驗背景的人通力合作,纔有可能成事。

也許兩天的參觀交流只能讓我們看到一些非常表面的東西,很多深層的互動和博弈難以從幾個小時的交流當中體會得到。但這也是難得的經驗,這裏簡單分享,也許會對香港的朋友有所啓發。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