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行」——用社企模式解開香港困境

重新想象新聞行業

隨着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之普及,越來越多人現在已經不再看報紙或者電視了。很多新聞機構也在嘗試通過引入各種新媒體的做法,去吸引新世代的讀者。例如,《紐約時報》幾年前就開始實踐數據新聞(data journalism),英國《衛報》則大力引入民間多元的文章和觀點,此外,各大新聞媒體也紛紛推出了視頻報道,希望能夠吸引讀者的眼球。

在各種嘗試當中有一個是沒有多少人關注但很有潛力的方向,就是 solution journalism,即「解題新聞學」,一譯「解困新聞學」。「如何改變世界」這本書的作者David Bornstein 近年更是大力推動解題新聞學,他在 New York Times 以及 Skoll World Forum 等網站上撰文,講述爲何我們這個時代特別需要解題新聞學,還專門做了一個叫 dowser 的網站,身體力行去做這個事情。新近還創辦了 Solutions Journalism Network「解題新聞學網絡」,旨在培訓更多有志於做解題新聞的新人,以及試圖改變傳統媒體關於新聞報道的看法。

新聞如何解題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認爲

> 近年美國日漸流行的「解困新聞學」(Solution Journalism),同樣是要替飽受各項問題困擾的芸芸眾生帶來希望和幫助,但採訪內容不是權貴的美言祝福和空泛期望,而是根據事實和經歷,報導確曾有助於解決某些社會問題的真人真事。也只有實事的報導,多於空泛的宏論,更能說明問題癥結、改革措施及阻力所在,從而鼓動人心,引導社會。

在接受「CUP」Magazine 採訪的時候,黃伯康先生對「解困新聞學」有過很生動的描述

> 我舉一個例子:就像每當雨季來臨,新聞報道便會拍攝水淹、財物損失慘重的上環,但傳媒真正要著眼的,應該是導致上環水渠淤塞的因由,而偏偏這一層卻無人跟進。媒體本身說故事的能力很強,而最多人愛看的是有關「情緒」的故事,為了迎合市場便順理成章去說這類故事。我們由於沒有廣告壓力,可嘗試不只寫這類故事。而傳媒往往只有時間問問題,沒有時間討論答案,形成「觀點會跟團」的情況,即是大家一窩蜂地說同一觀點,或是只是走馬看花,未能深入討論觀點,又或者限時限刻。

前面提到的 David Bornstein 在最近的一個 TEDx 演講裏也有提到解題新聞學:

言論自由行開幕禮

4月28號,「言論自由行」—— 一家專注於解困新聞學的社企 —— 在 Good Lab 舉行了開幕禮,其創辦人是商台前任節目主持黃伯康。爲什麼要做這件事呢?

他們的答案是:“香港社會發展得實在太急速,每若干天又發生一宗大新聞,新聞界都疲於奔命,往往就令一些需要人關心的受困小市民沒有得到應有的關注。我們希望以一份擇善固執的精神,除了跟進大新聞之外,更主動出擊,廣納民意,爲小市民發聲,爲他們找出問題核心,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法。”

「言論自由行」租用了一輛經過改裝的貨車,星期一到星期五早上每天都會開到不同的街區做節目,邀請住在該區的政府官員、專家以及市民去到流動直播車上去就困擾該區的問題暢所欲言,尋求解決之道。從2月底試運營至今已經累積了近60條片,其中的討論有涵蓋言論自由地震捐款政府Wifi通識教育等問題。大家亦可以直接到「言論自由行」的網站觀看過往的節目或者同步收看當日的節目直播。

爲了瞭解本港市民對新聞及言論自由的看法,「言論自由行」最近還委託浸會大學做了一個民意調查,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擊此處下載報告全文,或者到這裏瀏覽報告概要。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