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ting Mao’s Space in Guangzhou

6月初,我到廣州參加“社會建設的中國道路”學術研討會。順便走訪了廣州的兩個coworking space,分別是ICSmaos space。這兩個地方的創辦人都是在廣州主力推動社會創新的一些朋友。並且還聽說maos space即將會在8月開一個新的空間,有近8,000呎。以下是我(以下用T表示)和maos space的創辦人劉尚文(以下用S表示)的一個簡單對談,希望對coworking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從中獲得一些啓發 🙂

Maos Space, 圖片來自@maos_space的微博

coworking在廣州/香港有市場嗎?

S: 廣州其實是一個有非常多小創業者的城市,還有很多自由職業者,他們通常選擇在家裏工作。我們去年開了 maos space 之後,陸陸續續有人來這裏詢問,顯然他們希望找到一個比家裏更舒適,同時比星巴克更安靜的地方。所以我想說,coworking在廣州是有很大的市場。

T: 香港的經驗是,很多自由職業者會選擇在家裏,或者那些小創業團隊會選擇租工業大廈的劏房來當辦公室,這也是無奈之選。Good Lab剛開始的時候,可以說香港根本就還沒有coworking的市場,當時Good Lab的做法是,邀請幾家在社會創新方面做得比較靠前的企業先搬到Good Lab,讓整個空間多一點人氣,再慢慢的通過舉辦各種活動吸引其他人加入成爲會員。慢慢的,大家開始知曉這件事,也逐漸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考慮將coworking space當成是自己的辦公室。

商業模式是個大問號

T: Good Lab 因爲有地產商的贊助,首兩年可以免交租金,經營尚可。但是,當我們走到第三年需要每月交數萬元的租金之後,經營就會變得困難。

S:聽說你們現在不需交租也才剛剛可以實現收支平衡。你們的會員人數增長也不是很大,有辦法在面臨交租的情況下依然可以維持經營嗎?

T: 這是一個讓我們很頭疼的問題。目前我們在探索不同的商業模式和可能性,例如,我們接下來會做一系列的“跨界領袖”工作坊,推廣民官商三方合作(tri-sector)、促進社會創新的理念和實踐。此外,我們也看到上海的新單位在嘗試 Ask Lab的做法。當時機成熟之後,Good Lab也會考慮類似做法。

另外,在今年底或明年初,我們會考慮做一個UnLtd UK的香港版,希望藉此帶動更多人去嘗試社會創新,若申請到一點政府的專項基金,也可以來補貼我們的收入。

社會創新可以培育嗎?如何培育?

S: 我們8月即將會開業的“開工”共用工作空間其實除了提供工作空間以外,另一個非常重要的考量是,我們如何通過這個空間來培育社會創新的文化。之前我也看到國內各地紛紛在搞各種的創意園、孵化園,但是鮮有成功的。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希望嘗試,因爲我們最終確實是要推動這樣一個運動。。。否則單純的coworking本身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T:這個想法很好。香港的經驗是,社會創新的培育需要多方的配合。單純的空間或者資金都不足以催生社會創新,反而是對那些在做小行動的人給予支持,幫助他們啓動、傳播、籌資等等,會收到更好的效果。

矽谷可以帶給我們什麼借鑑?

T:最近我看了Paul Graham寫的一篇文章,說的是爲何創業者的聚落(startup hubs)對於創業的成功如此重要。我覺得其中的某些經驗應用到社會創新的領域也是可以的。

S:比方說?

T:矽谷的兩個特色是,其一,人才的高度密集;其二,創業在矽谷被看作為很值得尊重的事情。而正是這兩點使得矽谷成爲一個吸引全球各地創業者的地方。社會創新或者社會企業目前在國內或香港還只有小衆的圈子在行動,短期內難以做到矽谷那樣的規模或成效。但是,coworking space應該可以成爲一些社會創新人士相聚和互相交流切磋的一個hub。正如Good Lab的口號所說:“a hub where minds and actions meet”。

撰文:Tony Ye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