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Lab 會員訪談:Bosco Ng談責任旅遊

近年來,文化旅遊成爲了一種新的趨勢,香港本地也有不少人開始這樣的探索。早前我們就曾採訪過致力於在香港打造不一樣的文化旅遊的Good Lab會員陳智遠。不過你是否聽說過在異域的文化旅遊的故事?

是次Good Lab會員訪談我們找到了Bosco Ng,他去年才大學畢業,旋即開始創業,並且因爲各種機緣巧合而走進了Good Lab的大社羣。以下請看他的故事。

因爲參加了MaD而與Good Lab結緣

GL: 簡單介紹一下你自己吧。

Bosco Ng: 我是WEDO Global (Worldwide Exchange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 的創辦人兼CEO,之前因爲有參加MaD的活動,並且自己有做一些小項目,所以慢慢的跟Ada認識,後來知道Good Lab開業,就搬過來了。

在Good Lab有沒有什麼發現?

Bosco: 我們可說與 Good Lab 一起成長,看到有越來越多做其他不同行業的人加入,整個會員羣體變得更加多元了,我覺得這是好事。而且當會員的數量和多元性開始增加之後,也帶來了更多的合作與學習的機會。

做文化旅遊,不做傳統的旅行社

GL: 你正在做什麼項目?

Bosco:我們做的項目是 WEDO Discovery Program,主要是設計和安排文化體驗活動。很多人一開始會誤以爲我們是想做旅行社,實際上剛好相反,因爲傳統的旅行團的做法是求快求多,但我們的做法則求精求深,我們的文化旅遊計劃每次需要數月的籌備與計劃,甚至對於報名參加的朋友進行面談,去瞭解他們的需求。所以我們主要的客戶是大學生或者白領。像 WEDO Discovery @ 斯里蘭卡,是一個與當地人共同協作的計劃,會以社區服務的形式,走入當地學校,機構興當地人深入互動交流,每次爲期8到10天,費用為港幣4900元起(不含機票)。由於組織一次這樣的活動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安排,因而也不會定期舉行,主要是趁大學生的寒暑假期間推出。

透過當地人的眼光看當地文化

GL:如此說來,你們其實也沒有固定的收入?

Bosco: 是的,WEDO項目目前以 project base 形式進行,尚未能給我們帶來穩定的收入,因此我們還需要以別的工作來補助。

GL: 說到這裏就讓人好奇,既然你們的項目不能帶來穩定的收入,同時又很辛苦,爲什麼要堅持做呢?

Bosco: 因爲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它不是一份你必須要完成的工作,而是我們完全出於興趣而做的事情。因此我們做這個項目的時候會特別開心,而且不僅僅是我們自娛自樂,我們還非常真實的感受得到當地的民衆對我們的體驗活動也非常欣賞,這個讓我們非常感動。

過程當中我們試圖帶出“responsible travel”(責任旅遊)的概念。我們認爲傳統的旅遊方式有機會給當地帶來一些不必要的破壞(不管是生態還是人文方面),因為我們非常喜歡旅遊,所以就慢慢的探索出WEDO現在這樣的做法:我們提倡深度旅遊,我們邀請參加者和我們一起去到當地民衆生活的社區及家裏,或者是去到沒有網絡沒有電力的部落裏(WEDO不久前剛剛完成了一次臺灣之旅),跟當地人一起生活,他們用手抓飯吃,我們也同樣用手抓飯吃,讓當地人感覺得到我們是在尊重他們,同時,當地人也能從這樣一種跟外國人的接觸當中瞭解到外面的文化。成就一種雙鸁的旅遊方式。

系列活動: 南亞十年

GL: 你們接下來有些什麼計劃?

Bosco: 明年(2014年)是南亞海嘯悲劇發生後的十年,我們計劃在香港進行一系列的活動,希望藉此讓更多人瞭解到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活動包括展覽、分享交流以及前往南亞國家的文化體驗活動。期待有機會與 Good Lab 共同舉辦其中的一些活動,也非常歡迎Good Lab會員繼續關注和報名參加我們未來的活動 🙂


看完上面這個故事,你是不是覺得文化旅遊或者責任志工旅遊這樣的玩意很有意思?假如你想瞭解更多,不妨看看Worldchanging上面的一篇講述這一議題的文章,應該可以從中獲得更深入的瞭解。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