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sector workshop recap

爲期一天半的Enhancing tri-sector competence and dialogue
– Social Innovation Workshop at The Good Lab
本週在Good Lab舉行,是次工作坊有來自政府、企業以及不同的NGO和社企的四十多位參加者。他們很多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工作坊,對社會創新這樣的概念更是首次聽聞。工作坊期間他們參照社會創新螺旋(social innovation spiral)的模型做了很多的小組討論和頭腦風暴活動,最後各自做出了簡單的雛形,去展示他們關於某一社會問題的想法和解決方案。

除了工作坊以外,Good Lab還邀請了來自香港本地以及台灣的講者進行了分享。以下是關於這些分享的簡單回顧。

the world is acting, are you listening?

開場的是Good Lab召集人Ada Wong。她分享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社會創新案例。其中包括來自日本的創新養老個案、來自美國的創新線上學習平台、來自英國的studio school動手型中學、來自包括Mark & Spencer, Tesco等大企業的社會創新實踐,還有英國的big society capital用閒置的資本投資社會創新的故事。這些故事沒有固定模式,但它們都反映了一個共同的趨勢,就是不管是企業,還是民間(甚至是個人),還是政府,各地都已經開始從不同的層面和側面去做社會創新了。

想象一下你自己80歲的時候

這個是張瑞霖(Patrick Cheung)帶給參加者的一個問題。Patrick 幾年前從商界退身之後,開始投身公益和社企領域。他曾把黑暗中對話引入香港,並且運作得非常成功。最近兩年,Patrick開始關注養老的問題。他發現這是一個非常嚴重而且目前在香港基本沒有什麼好的解決方案的一個問題。很多人哪怕是中產階級,也很難在香港找到好的養老服務。而要做到有質量的老年生活則更是難上加難。

這一問題不能單靠政府或者私人企業就可以解決。Patrick指出,這一問題需要政府、私人企業以及民間共同去思考,共同去尋找解決方案。甚至日本和新加坡就有很不錯的一些模式可供香港借鑑。這個方程式有一個很重要的單元叫私人企業,因爲市場機制往往可以催生出最好的服務模式和鼓勵創新,但目前香港市民對此似乎很在意,總是希望政府可以包攬一切。但這真的是我們想要的嗎?

要有光

“窮人最缺的其實不是金錢,而是缺乏自信,他們不相信自己有創造財富的能力。”這是光房計劃的創辦人Ricky Yu的心聲。光房計劃是SvHK孵化的一個項目,主要是給居住在劏房的低下收入家庭提供一個更爲舒適溫馨的家。香港有很多業主,他們不少人手上有多於一套物業,除了拿來投資以外,很多人其實也有心去做點好事。光房計劃正是在這些業主以及低收入家庭之間搭建起橋樑,讓後者可以住上好的房間,並且在此基礎上幫助他們提高就業能力,逐步擺脫貧窮。目前該項目也獲得了社會福利署以及很多社工的幫助。

重塑新聞:尋找答案,而非僅僅提出問題

“我們做的其實就是追新聞的尾巴。”這是言論自由行的創辦人兼CEO黃伯康(Vincent Wong)對他做的這個創業項目的最簡單描述。很多人說報紙只懂得謾罵,每天發現了很多問題,但是從沒有尋找解決方案。Vincent的做法是,每天開一輛改裝之後的貨車,去到香港不同的地方,去報道發生在當地的某個議題(具體可以看這些節目回顧),並且通過4G LTE技術實時直播到網上,成爲一個流動的電視臺。

這一項目今年4月底才正式發佈,到現在已經錄製了超過100期節目,還有來自孟加拉的社會創新報道。甚至被問及商業模式的問題時,Vincent也坦言已經有很多學校找他們做通識教育的節目。

1823:來自香港政府的社會創新

很多人從來不會在政府和創新之間畫等號。但是,來自香港效率促進局的“1823”項目則可以讓我們重新評估這一想法。1823有點類似於美國的Fix my street,任何市民都可以通過電郵、電話、手機app等途徑,將自己看到的任何公共問題提交給政府。1823收到這些投訴之後就會轉交給相關的部門處理。據說曾有一個投訴,說的是香港某景點的指示標誌擺錯了方向,結果1823收到投訴之後,第二天就通知有關部門把問題解決了。

Profit for purpose

來自臺灣的朱平先生的分享十分有趣。他早年在臺灣創辦了肯邦、肯夢、肯愛等企業,並且多年來在著名的PPaper雜誌上寫專欄。他在此次工作坊上分享了一些臺灣的社會企業的教訓。他說,四五年前我們剛開始談社會企業,那時候還沒有什麼知道。現在大家都在談這個東西,好像很時髦。但是,朱平認爲,到目前爲止,他在臺灣還沒有看到過有任何一家社會企業可以做得到可持續運營的。換言之,他們都需要來自政府或企業或者基金會的支援,才能生存。

但這並不是一個長久之計。爲什麼一個有好的產品的企業,不可以成爲一個社會企業?因此,朱平提出了一個PFP(Profit for purpose)的構想,也就是說,一個企業,它有50%的利潤用於企業自身的發展,30%的利潤用於一個讓企業創辦人可以爲之興奮的項目,另外的20%則用來作爲紅利分配給股東和團隊成員。朱平認爲,假如一個企業符合這樣的定義,它就可以算是一個社會企業了。

start small, scale slowly, influence people

來自SvHK的Francis分享了他創辦SvHK之後做的幾個項目的心路歷程。他坦言,做鑽的、做光房等等項目,背後其實都有很多人在幫忙。很多在大企業工作的人其實心底都有想過去做一些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他們非常樂意給SvHK當義工,業餘奉獻出他們的專業知識或技能。更有人因爲參加了黑暗中對話而深受感動,毅然辭職加入了黑暗中對話的工作團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