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Lab member interview – Kimho Ip 談音樂與多元文化

說起音樂,尤其是古典音樂,你是否會認爲那是中產才夠資格享受的東西?一種奢侈?一種身份的象徵?假如你這樣像,接下來這篇訪問可能會改變你的看法。Kimho Ip 是 Good Lab 的一位會員,他去歐洲讀音樂,並且在那邊做了很多借助音樂作爲媒介去做文化交流的項目。他對音樂的看法也許會給你帶來一些新鮮的思考 🙂

(以下用“GL”作爲Good Lab之簡寫)

文化多元之體會

GL:先簡單介紹一下你自己吧。

(Kimho 與他的音樂老師在一起)

Kimho:我是一個搞音樂的,97之後在德國和蘇格蘭生活了十幾年,去年才回到香港。在海外的時候,人們會把我當成是Chinese artist,更有一次有人介紹我的時候說我是Scottish musician(因爲我在那裏生活了十幾年),開始的時候我不習慣,後來慢慢自己也接受了。

GL:在海外生活的最大感受是?

Kimho:最大感受是能夠體會到那種文化的多元和包容。那時候我在愛丁堡做了一個藝術展覽,是受到中國傳統的茶館的啓發,我們在愛丁堡五個不同的地方同時做音樂和藝術交流的活動,那個場景就跟茶館很像(上圖就是音樂節期間會場的圖片),大家可以隨便進出,演出的人士隨興演出,沒有臺上臺下的概念。而整個演出希望帶出一個觀點,就是在愛丁堡生活的這些非常不一樣的文化族羣,他們其實是可以相互融和在一起的。後來我做的所有多元文化項目都是希望能夠帶出這樣的信息,所以可以講,我做音樂純粹是一個載體,目的還是希望做到文化融和。

GL:現在在香港這個情況樂觀嗎?

Kimho:與之前在歐洲的情況比較下就不太樂觀。我們現在就只是能夠聽到一兩種很強烈的聲音,其他的聲音都難以被聽到。就像你到商店買顏料筆,大家都只會買其中的兩種顏色,於是店家就只入這兩種顏色的顏料筆的貨,結果可想而知啦。我們在香港常常聽到人們說獨立音樂的生存環境惡劣。其實說這句話本身就說明人們還不夠包容多元的音樂生態啊。

反轉人們關於音樂的認識

GL:可否跟我們分享一下你對音樂教育的理解?

Kimho:現在很多家長望子成龍,急於讓小朋友參加各種音樂的課程,不管小朋友是否喜歡。這個不是很好的玩音樂的心態。

GL:什麼纔是比較良好的看待音樂的心態?

Kimho:就比方說,學完一個階段的音樂之後可能會有表演的機會,很多家長和他們的小朋友會把這個當成是獲得了某種光環或者榮耀。但其實你想想,一個廚師,他學會了某一道菜之後,把菜炒了出來,只要看到客人吃得開心,他就忘卻了過程的辛苦而得到最大的滿足感了。同樣地,爲什麼一個表演音樂的人把目標放在追求光環而不是享受過程中所帶來真正的滿足感呢?

藉由音樂改變人生?

GL:我知道你在做一個叫「天空地圖」的項目,可否簡單說說是怎樣一個項目?

Kimho:這是一個音樂教育和文化體驗的活動。我們會帶小孩子去到歐洲,遊覽一些有文化特色的地方,同時他們會通過小組學習的方式來學音樂,對於小朋友來說,是一種與衆不同的體驗。

GL:說到這裏,讓我想起委內瑞拉的一個叫 El Sistema 的項目,你有聽說過嗎?它是一個借助音樂幫助貧民窟的孩子找到自信的成功案例。

Kimho:當然有啦。我的音樂老師跟這個項目的英國發起人認識。我自己也有考慮過將其移植到香港,可是發現香港跟委內瑞拉的情況太不一樣了。El Sistema是通過音樂煥發那些幾乎沒有飯吃的小朋友對生活和學習的熱情,進而改變他們的人生。香港的小朋友再慘,起碼有飯吃,而且大多數香港的家長對於音樂,特別是古典音樂,有他們的成見,認爲那是非常高雅的東西,是少數人的權利。但 El Sistema 就徹底改變了這樣的看法。有人曾在英國試過複製其模式,但不是很成功。

GL:你會繼續嘗試尋找適合香港本地的一些做法來推廣類似 El Sistema 那樣的東西嗎?

Kimho:會繼續尋找,也希望Good Lab的朋友可以多多幫忙 🙂

(文:Tony Yet;圖:Kimho Ip)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