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霧感應器比滅火器更重要——社企民間高峰會簡記(三)

來自英國的Charles Leadbeater是本次社企峰會首日的講者之一,他這次在香港的演講主要是分享了他於過去十多年通過與政府的互動,推動社會企業發展的故事。

photo of Charles Leadbeater from flickr

早在1997年的時候,Charles就爲當時英國一家叫DEMOS的政策顧問公司寫過一份報告,這份名爲《社會企業家的崛起》(The Rise of Social Entrepreneurs)的報告主要是針對當時英國的經濟環境,談到了爲何社會企業可以是解決社會問題的一個新思路。

到現在十幾年過去了,Charles回顧這些年社會企業在英國所經歷的種種困難和挑戰,他得出一個結論:社企單打獨鬥只能解決局部的問題,唯有當社企與其他社會機構合作,方可產生更大的社會影響。

另外,在Charles看來,要帶來真正意義上的改變,單單支持一些社會企業家是不夠的,必須改變系統本身,才能讓實現真正的變革。

社會企業規模化發展的路徑

Charles認爲,社會企業要擴大其社會影響,就需要擴大其規模。具體而言,他認爲可以有以下兩種做法:

  • 有機生長

就是從一個服務對象,去到兩個,四個,慢速成長。

  • 以開源的形式來擴展

就是將自身的做法公佈出來,讓其他人可以參考和複製。

美國的戶外遊樂場項目KaBoom就是這樣靠開源的方式成功的傳播和推廣了其項目。

不管是哪一種方式,政府都可以幫助他們找到更大的市場。

社會創新者如何與政府進行合作

社會企業最開始可能解決的是某一小部分人的問題,而他們找到的解決方案其實可以成爲政府在政策方面的參考。Charles認爲,這兩者可以有更多的合作,從而實現雙贏的目的。

具體可以有哪些合作的模式?

Charles給出了幾個模式:

  • 將政府服務外判給社會企業

  • 社會企業成爲新的公共服務的催化劑

例如 Mothers to Mothers 就是這樣一個範例。

  • 社會企業爲公共服務帶出全新的操作典範

例如Vicky Colbert在哥倫比亞所做的Escuela Nueva(新学校,一個專門面向低收入家庭子女的學校,以注重啓發式教育爲特點)就是極佳的一個例子(這裏有關於此項目的詳細的中文介紹)。

  • 讓社會資源重新回歸社會

例如國外一些地方出現的民衆自己組織民間救火隊就是一個例子。

投資於煙霧感應器而不是滅火器

photo of smoke alarm from flickr

其實很多問題可以用預防的方式加以避免,而不是等到問題出現了再處理。Charles就用煙霧感應器和滅火器這個比喻,來說明前者之重要性。

photo of fire brigade from flickr

很顯然,這個跟傳統中醫所倡導的預防爲主的理念是幾乎完全吻合的。這一點特別是對於政府而言,是很好的一個反思的契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