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 2014 側記(二)

假如學生沒有認真學習 是因爲挑戰太少了

每個社會都會有一些「邊緣青年」,他們可能學習成績不是很好,但往往他們有某些方面的才能,例如藝術、例如動手創作。在主流的價值體系裏,這樣一些學生的特長往往不會被發掘,更不用說重視。但是,丹麥的有一所叫「野性創意學院 Akademiet for Utaemmet Kreativitet」的高中則反其道而行之,專門招收這類學生,並且安排了諸如戲劇、舞蹈、雜技等課程——更準確的說是創作項目,而他們的教學方法就是邊做邊學。

Finn Bernholm Nielsen是這個學校的一名教師,他這次應邀到MaD分享了「野性創意學院」的故事。Finn自身受過舞臺和戲劇訓練,並且有多年的臺前幕後的經驗。他將這樣的經驗應用到教學上,讓有不同天賦的學生都能樂在其中。或者用他自己的話來講,就是通過戲劇以及其他互動的方法,給學生帶來有趣的挑戰,從而使得學生可以長期處於一種flow的狀態,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可以想象,在這樣的環節下成長的學生,他們顯然保留了更多「玩」和「探索」的天性,有時候甚至會做出一些讓老師覺得很意外的項目或舉動。假如是普通的老師,很可能看到那樣的創作就會生氣。但是對於Finn來講,學生能夠給他帶來驚喜和意外,反而會讓他非常高興。

香港的老師是否也能從丹麥的這所學校那裏學到一些有益的東西?

鄉村教育之希望在鄉村老師

耿欣悦 Diane Geng出生在美國,一次偶然的機會,她來到中國北京當交換學生,在中國瞭解到的農民工問題讓她感受深刻,並且決定要做點東西,嘗試改變現狀。後來她獲得了Fulbright Scholarship,有幸再次來到中國,並且走到農村,開始了鄉村教育促進會這個項目。

有別於傳統的支教項目的是,鄉村教育促進會比較重視鄉村本地老師的培力(empowerment),因爲他們相信,外面來的支教老師最多也只能在村子裏教一兩個月,但平時大部分的教學還是要依賴本地的老師。而且更爲重要的是,他們發現,很多時候,農村裏的教學無意識之中也在灌輸着一種概念,就是城市才是更好,更值得追求的。很多人讀完初中就出去城裏打工賺錢,而老弱病殘則留在村子裏。這並不是健康的發展趨勢。

但非常幸運的是,Diane也遇到了一些從城市回到農村的老師,比如孫老師,就是一位曾到城市裏開餐館而後決定回顧農村的老師——就因爲她自己有了兒子,而且她希望給兒子更優的教育。孫老師和村子裏的其他幾位老師就聯合開辦了一個學校,用最能反映鄉村特色的方法去教育學生。

下面這個通過自己種紅薯,而後藉此去瞭解紅薯相關生物知識的實驗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g5MzA5NzYw/v.swf

鄉村教育促進會過去幾年一直在尋找這樣的鄉村老師,並且對他們給予幫助。亦可作爲另類支教的一個典範。

牛奶是怎麼來的

自然學校海星校長「海星」 @MaD 2014

你是否有想象過,在一所學校裏,從校長到老師到學生,每一個人的名字都是一種生物的名字?

香港有這樣一所小學,名字叫鄉師自然學校

校長葉頌昇在今年MaD現場分享了關於這所學校的一些故事。

在這所只有60個學生的學校裏,學生是主角。很多事情都是由學生自己經過討論來決定怎樣一個解決辦法。而老師則更多是起着一個引導的作用,去啓發學生,還有其他的可能性。

海星校長非常重視讓學生接近自然,近年他更是帶學生行走麥里浩徑,雖然走完全程他們需要一個星期,但是學生卻樂在其中,完全不覺得疲憊。他們一路上還有很多意外的發現。

老師還給他們佈置一些探索性的作業。例如,有一次老師讓他們去做“牛奶是怎麼來的”這個題目。學生自己通過翻書或者上網或者問家長朋友陌生人尋找答案。結果有個學生經過詳細瞭解,得知牛奶(特別是工業化生產出來的牛奶)背後的故事之後,決定不喝牛奶了。

相比之下,你不會覺得我們平日所熟悉的那種課堂太乏味嗎?

政府如何推動創新?

雖說我們只是負責紐約這個區的教育政策,但是我敢說,這也許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個教育分區。

來自美國紐約市教育署的Megan Roberts自身曾是一位科學教師,她在今年的MaD大會上分享了紐約市教育署如何在中小學推行創新教學模式的故事。

我們平常熟知的教學模式,也就是講座式的教學,其實是幾十年前乃至上百年前就已經是這樣了。但是,紐約市近年卻成功的邁出了課堂改革的腳步,從原本的一對多,統一集中教學,演化爲借助計算機以及互聯網,探索一對一以及個性化學習的思路。而Megan則是這個名爲 iZone 的教育改革項目的執行總監。

下面這條短片相信可以幫大家瞭解 iZone 這個項目的簡單背景:

iZone360- Innovation in Education from Theron Powell on Vimeo.

事實上,哪怕是相同年齡的孩子,每個人學習的進度和習慣其實很不一樣,而在互聯網陪伴下成長的一代則更喜歡去自己探索感興趣的東西,而不是死記硬背一些可以通過簡單的Google搜索即可知道答案的東西。於是,越來越多人開始意識到,自工業革命以來的灌輸式的課堂教學模式已經不能滿足現在的孩子的好奇心了。但這並不是說老師這個角色不需要了。老師依然非常需要,只是他們現在更多時候是以協作者(facilitator)的身份出現,而不是知識傳播者的身份。學生可以自己到網上看視頻,按照自己的進度,學習感興趣的知識,而老師則是在適當的時候給予提點。

現在,紐約市已經有近300間學校加入了 iZone 計劃,從網上看到大家的反映似乎都不錯。不知這樣的例子對於華語社區的教育政策制定者是否會有一些啓發?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