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Lab會員訪談:Candy Chan談歷史建築保育

Candy Chan是Good Lab會員,她最近從政府辭職,開辦了一家專門從事古蹟諮詢的顧問公司。我們最近與她進行了一次採訪,嘗試理解如何找到一種三贏的方案,使得古物古蹟保育得以更好的開展。

你最初是怎樣走進這一領域的?

我一開始的時候是一位測量師,後來我去了政府古物古蹟辦事處工作。而我自己也一直喜歡古建築和歷史建築。由此我走進了這一領域。

你最近離開政府並且創辦了一家顧問公司,專門從事歷史建築發展與保育方面的諮詢。具體是提供什麼樣的服務呢?

之所以創辦這一公司,是因爲我看到目前在歷史建築保育這一領域,缺乏能夠同時理解發展需求以及保育需求的人士。大家目前看到的更多是二者彼此不能兼容的狀態。

其實我們在談論古建築或者歷史建築的時候,其實到底這個概念會不會有一個比較公認的定義?

主要會包括傳統風格的祠堂以及在較爲久遠的年代修建的西式建築。古物古蹟辦事處曾在全港範圍內開展過調查,根據其歷史價值、建築價值、族群價值、社會價值以及地區價值,評定了一批歷史建築。你可以到古物古蹟辦事處古物諮詢委員會的網站上找到香港目前已經被評級的歷史建築和文物的清單。

這些建築物的評級更多像是行政指引,沒有法律上的約束力。隨着香港發展,一些舊的建築陸續被重建。政府數年前發起了「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這一計劃催生了像大澳文物酒店、美荷樓青年旅舍等保育項目。

大澳文物酒店

可否分享一些關於古蹟保育的好的案例?

大澳文物酒店是一個不錯的例子。那裏原先是舊大澳警署,建於一百多年前。後來經過活化,改造成爲精品酒店,而原有的建築風格亦得以保留。事實上,大澳文物酒店還曾於2013年獲得過聯合國科教文組織頒發的亞太區文物古蹟保護獎優異項目獎。

其實在發展與保育之間,怎樣才能取得平衡?你認爲怎樣才能解決二者之間的矛盾呢?

很難。但我認爲,我們需要創造一個平臺,讓雙方都能夠聆聽到彼此,理解彼此的擔憂和關注點。現在,只有非常少數的發展商意識到歷史建築的價值。雖然對歷史建築進行保育會犧牲一部分本來可以用來作爲發展用途的空間,但是從長遠來講卻可以在其他方面有所收穫。因爲在保育方面的投入可以改善發展商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同時也可以爲該發展項目注入獨特的元素。

近年有一些活化項目,如北九龍裁判法院,雷生春。這些項目由政府負責出錢翻修,而房屋的使用者則負責維護。這樣的保育模式在香港還是較新的模式,還不清楚是否會成功。還需要更長時間的考驗。

(前北九龍裁判法院,今重建成爲設計學校SCAD)

當我們談論古建築保育的時候,我們經常會想起歐洲的一些國家,因爲他們在這方面做得很好。他們是不是有什麼錦囊妙計呢?

我覺得在歐洲來講的話,情況會稍有不同。他們在立法方面會有更多對古建築的保護,同時當地居民也有這樣的意識。但是反觀香港,由於地價高企,要保育的話其實機會成本很高。另一方面,香港的社會也沒有一個關於歷史建築保育方面的共識。

大多數人關於歷史建築的認知可能更多是來自媒體。你覺得香港本地的媒體在這方面做得是否到位?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其實假如你不是這方面的行家的話,你很容易會被媒體所誤導。最近我在報紙上看到了一則新聞,說的是沙田的龍華酒店受到政府的清拆令,要求龍華拆除石梯上的門牌、欄杆、照明和頂篷等設施,對此,龍華的代表稱政府漠視該石梯逾半世紀的歷史。但其實那條過道以及頂篷並非歷史建築,甚至根本就是佔用官地的違章建築。我覺得首先媒體不應該有這樣的報道,因爲這是極爲容易誤導讀者的。

在你心目中,什麼樣的局面才會是歷史建築保育的最佳局面?

我希望最理想的狀態下,可以找到一個三贏的方案,讓發展商、政府以及公民社會都能成爲贏家。要做到這一點,我們需要真心的對話,以使得我們可以理解彼此的擔憂和需求。否則的話,這只會成爲沒有任何贏家的遊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