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建築與我何關?

美國著名的發明家Buckminster Fuller說過這樣一句話:

You never change things by fighting the existing reality. To change something, build a new model that makes the existing model obsolete.

這句話用中文來演繹,大概的意思是:

假如你想改變現實,你不要和現實搏鬥。相反,你應該創造出一種全新的模式,從而讓大家看到新舊之對比,而主動拋棄舊的做法。

當今全球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暖化,而香港作爲一個經濟高度發達的城市,碳排放非常厲害。但也許你有所不知的是,香港電力消耗的90%都是來自建築物用電,而產生這些電力的過程中所產生的碳排放,則佔目前香港碳排放總量的60%。

換言之,假如你能夠找到一種方式降低建築物的用電,其實就能大大改變香港這座城市的碳排放格局。

香港其實已經有「綠色建築議會」這樣的非官方機構在推動這樣的改變,當然只靠業界組織並不足夠——推動改變其實也可以由我們出發。

因為我們每個人其實都是建築物的用家,每天我們都花了絕大部分的時間在建築物內。

(photo from Simon / Flickr, BY-ND)

我們上週曾在Good Lab博客裏提到過一些關於綠色建築的例子,以及當中所蘊含的巨大商機。

事實上,面對香港的房屋短缺問題,行政長官梁振英曾於2014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未來10年供應47萬伙公私營房屋的目標,包括六成的公屋以及四成的私樓。要達至這個目標,每年需要興建超過三萬個單位。

這三萬個單位將會是怎樣的單位呢?要興建如此多的房屋,是否會增加大量的碳排放,從而加劇地球暖化之速度?是否有一些更爲環保的方案?

我們是否可以想象,這三萬個單位都成爲香港未來綠色建築之典範?

大家不妨設想一下下列的情景:

假如你是一位建築師,你會如何設計一座大廈,使之最爲節省資源,甚至是可以吸收都市裏的碳排放

假如你是一位藝術家,你會如何構思一個作品,去啓發普通市民去關注家居節能以及氣候變暖的問題?

假如你是一位程式設計師,你會如何透過開發出手機APP或者聯網感應器,去隨時捕捉建築物的能耗信息,並且因應實際需要進行自動調節?

假如你是一位生物學家,你是否想過,其實可以利用微生物來生產塑料

假如你是一位都市農夫,你是否想過如何將你的都市耕作計畫推廣到更多的屋苑,進而爲都市裏的石屎森林降溫?

你是否還想過,其實你可以跟以上來自不同背景的朋友crossover,例如,生物學家與建築師合作,從而設計出一些借鑑大自然之智慧的節能建築

你是不是已經想到一些關於綠色建築的創業好點子?假如是的話,就趕緊報名參加我們7月份的「好想•建綠」創業腦力馬拉松活動吧!

這是一個兩天的馬拉松式的活動,兩天時間裏你會與其他來自不同行業和專業背景的朋友一起,通過不同形式的腦力激盪以及實際的調研,去构想出一個可行的綠色建築相關商業計畫,更會有來自建築、設計、環保、政策、商業等多方面的導師親臨現場指導。

參加者將有機會在這個「好想•建綠」創業腦力馬拉松結束的當晚展示他們的商業計畫,最終由評判選出六組優勝隊伍參與爲期兩個月的培育計畫,並會獲邀在九月初舉行的「好想•建綠」創業好主意提案大會上介紹他們的項目。

更多詳情可以參考活動官網。期待大家踴躍報名,為大家每天身處的建築物、每天身處的城市,變得更綠!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