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成爲共享城市系列講座之三:都市共享空間如何共創?(上篇)

Good Lab於8月28號晚舉辦了「香港成爲共享城市」系列的第二場講座,整場講座亮點多多,這裏簡單記錄,與大家分享。

首先是都市創作實驗室及「空城計劃」發起人黃宇軒Sampson的分享。Sampson分享了他最近去德國看到的一些公共空間營造的案例。例如德國有一個廢棄的機場,當地政府決定把這個機場交給市民去管理。於是正正由於其荒廢,而且政府沒有太多干涉,反而使得那裏有很多市民自發的活動,成爲名符其實的「自由野」。

德國其實是一個有「佔據」(squatting)傳統的國度,特別是最近幾十年,很多工廠關閉,留下空曠的房屋,於是一些年輕人就佔據了這些建築,將其改造成爲公共空間。

另外一個值得一提的項目是「太子花園 Prinzessinnengarten」,它是位於柏林市中心的一塊面積達六千平方米的空置土地,在當地民衆的參與和經營下,變成了一個人人皆可參與的公共空間,以及都市菜園,還可以在裏邊舉辦各類活動。

第二位講者是來自「中西區關注組」的羅雅寧Katty。Katty 家在中西區,她平時會非常留意觀察人們如何與自己週邊的街道和環境進行互動。Katty舉例說,她看到一位婆婆經常會在磅巷的一條長樓梯那裏放置兩張椅子,讓途人可以停下來和她聊天。而且最爲有趣的是,這兩張椅子是經過精心處理的,你留意到了嗎?

(不妨留心看看這兩張椅子的椅腳,都是經過專門處理的!)

除此以外,Katty也發現有一些藝術家會自己做一些彩色的編織,掛在樓梯的欄杆上,或者是鋪在樹上,成爲亮麗的點綴。

都市生活當中其實存在很多這樣的可能性,通過一些簡單的干預,可以讓人與人之間重新建立對話,產生了解和同理心。紐約的Free Tea Party就是另外一個非常值得模仿的例子。

緊接着是第三位講者徐卓華Erica,她是一位建築師,曾協助不同民間團體製作規劃/設計替代方案,包括「人民啟德」另類方案、民間東北替代方案 – 粉嶺哥爾夫球場方案及保育龍尾方案。Erica演講時特別強調了香港都市空間對於市民生活之必要,而許多重建項目正正是忽略了當地居民長期以來建立的共享空間與生活的脈絡。

而事實上有很多公共的或共享的空間就在我們眼前,例如,每逢週日,中環匯豐銀行總部大樓的地下就會變成菲傭的公共空間。只是試問有多少香港人會走進這個共享的都市空間,並且與享用這一空間的菲傭去聊天?

Erica還以挪威Hamar市的都市規劃作爲案例,分享了由市民參與這類place making議題之必要。這是一個由設計師、建築師、規劃師等專業人士與普通市民共同做出的都市規劃方案,全程都有市民的參與:

Erica希望在香港也能見到更多這裏由政府、民間以及專業人士多方面協作而達成的都市規劃方案,唯有如此,才能保障有更多真正的共享空間可以留給市民。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