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成爲共享城市系列第二回講座回顧」:過度監管的都市空間(下篇)

本文是「香港成爲共享城市系列 · 第二場講座」之簡單回顧。

上一篇文章回顧了黃宇軒、羅雅寧、徐卓華三位講者的分享,我們接下來看看當晚其他兩位講者有哪些有趣的故事和洞察。


鄭敏華 Patsy 是「思網絡」之創辦人,她去年自資出版了《街市報》,試圖通過活生生的圖文介紹,展現香港不同街市的獨特魅力,以及爲何街市對於市民的日常生活如此重要。連Patsy自己也意想不到的是,她後來居然被食環署邀請去擔任顧問了!

Patsy 經過研究發現,一位失業的中年婦女,假如在家賦閒的話,只會變得越來越孤獨,但是假如她到街市去做一個小販的話,一年之後,她就可以多認識50個朋友!

到食環署任職之後,Patsy有更多時間去了解香港的街市。在深水埗區,有不少在填海區修建的新樓是沒有街市的,食環署希望了解到底在什麼地方建一個街市會更有幫助。Patsy經過調查發現,地點是最爲重要的——一定要建在一些人流密集的地方,才能確保街市有人光顧。只要對比石夾尾街市以及白田邨街市即可明白。

其實街市本身可以有更多想象的空間。Patsy舉例說,在國外,有些街市會利用屋頂的自然採光,有些街市裏邊是可以進行種植的,有些街市可以集中處理廚餘,更有些街市是可以成爲民間學堂。

未來街市如何發展,也許更有賴大家的共同想象和參與。


當晚最後一位講者是金佩瑋Gumgum,她曾是灣仔區區議員,最近幾年Gumgum在寫一個博士論文,論述的也是關於城市發展的議題。

Gumgum的演講題目是「香港是一個紫禁城」,言下之意是,香港不論什麼地方都有過多的監管,導致香港在公家地方難以產生一些自發行爲。

這是在一個「蚊型公園」門口拍的照片,然而,即使是這樣小的一個公園,假如你留心看它的告示板的話,還是可以發現有23處地方提及「不準」。

另外,公園今天依然沿用於1960年頒佈的「遊樂場地規例」來管理,其中的不合常理之處更是不勝枚舉。例如,你不能在公園裏彈奏任何樂器或者唱歌,身體骯髒的人更是不得進入公園。所以你才會看到在一個面積甚小的公園看到連續三個垃圾桶。

在道路乃至山坡上設置的密密麻麻的圍欄就更是不可勝數。雖然未有足夠的證據顯示圍欄可以更大限度的保障居民的安全。

在演講最後,Gumgum邀請觀衆一起去反思,「請勿超越黃線」這樣的管理思維如何潛移默化的影響了每一位香港人,以及我們每個人可以做些什麼。


在聽衆提問環節,與談人鄒崇銘回應觀衆問題的時候提到一個重要的觀點:公共空間不能僅僅停留在一個喝咖啡、飲茶的地方,更不能只是成爲某一小部分人群的話題——誰說露宿者不需要公共空間?鄒崇銘認爲,公共空間需要成爲一個坐生意的空間,才會有持久的活力。換言之,假如我是小販,要做生意,爲什麼一定要去領匯的商場?爲什麼不能直接在街邊擺賣?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