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城市的想像——從首爾看香港

美國矽谷的科技創業公司Uber近日登陸香港,引起不少媒體和市民的關注。難以想像的是,這家新創公司的估值,原來已經高達數十億美元。可是,Uber今年年初打算進軍韓國,卻吃上閉門羹,因爲首爾市政府宣佈Uber在首爾非法。

此事在韓國,乃至所有關注共享經濟浪潮的人們當中,都引起極大迴響。

Uber韓國區負責人在報章撰文表示,假如韓國政府把Uber視為非法,只會讓韓國落後於國際潮流。

馬上就有人在網上撰文回應此觀點。回應者認爲,當我們講共享經濟的時候,必須要符合兩個條件,才能算是共享,而非傳統的租借服務。第一,那些資源必須是閒置或過剩的;第二,單憑政府或者私人力量未能有效地調配這些資源。

其實,首爾市早在2012年9月的時候就宣佈要成爲「共享城市」,並且爲此制訂了一系列的法案和政策,支持韓國本土的創業家和社會企業家創造各種平台,讓大家可以一同分享本來閒置的資源。美國著名財經雜誌Fortune最近更是表揚韓國,稱之爲共享經濟之典範

享有共享之都的盛名,其實離不開首爾市政府的大力推動。因爲這不只是空談,而是切切實實有各種政策和法規方面的跟進,才催生出上百個共享企業。

筆者翻查當年這份關於建設共享城市的文件,發現韓國的共享城市建設是一種非常有趣的政府與私人合作(也就是在美國比較流行的 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的產物。

首先,政府從政策上支持共享經濟,特別是以下五個方面的共享行爲:物品的共享、空間的共享、人力的共享、時間的共享、資訊的共享。每一項都有對應的指導意見,甚至還有專門的培育計劃,使得有志於創辦共享企業的人可以得到支持。

(圖片來自首爾市政府網站

市長朴元淳自己更是身體力行。在網上可以找到朴元淳與大耳朵合照的一張照片,其傳遞出來的信息是,政府非常樂意傾聽民意。每天晚上,市政廳還會將其地下的公共空間開放給市民使用。另外,首爾市政府還做了一個網站,市民只需到這個網站上搜索他居住的地方附近有哪些可以自由使用或者可供租用的公共空間,即可馬上找到,並且可以預訂,非常方便。

短短兩年間,有過百個共享平台紛紛誕生。對於其中一些出色的平臺,市政府還會頒發證書,予以認證,方便市民識別。

這些平台當中最有趣的,是一個共享房間的平台,它的名字是Woozoo,概念很簡單:韓國的樓價雖然比不上香港,但也同樣高不可攀,年輕人幾乎無法置業。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不能改善自己的居住環境。怎麼辦?就是夾租。在Woozoo的網站上,你可以根據不同的分類(網站上將單位劃分爲藝術、文化、仿古等六大類),每一類旗下你都可以看得到單位的佈局、地理位置、以及建築風格。個人可以根據喜好進行選擇。這樣的設計讓志趣相投者可以容易找到性格相近的夥伴夾租。

而假如你是旅客,則可以考慮通過 Kozaza 找到心儀的傳統韓國民宿。Kozaza與美國的AirBnB類似,都是讓遊客可以通過網站或者手機app,根據自己的喜好,找到合適的住所,非常方便。與傳統的酒店不一樣的是,通常你會跟屋主同住,在生活和談話間,更深入地了解一個地方的風土人情。

而對於普通市民而言,通過物品的共享,最大的好處是可以節省開支。例如,年輕的爸爸媽媽可以到一個叫Kiple 的網站去交換兒童衣物,而不需經常到商場去為小孩購買新衣服。你寄給這個網站的每一件衣物,都可以爲你帶來新的「Kiple幣」,然後你就可以憑這種替代幣來換取適合你的孩子的衣物。假如你是職場新人,卻因爲貧窮而沒有錢買套得體的西裝,則可以到 Open Closet 那裏去找到別人共享出來的衣物。

若你希望自己開車去郊遊或見客,則可以考慮通過像SoCar這樣的手機app來找到你附近的共享汽車,然後就像到公共圖書館借書一樣,只需簡單的幾個步驟就可借走一輛環保型的汽車,非常方便。

即使是在鄉鎮,也有像Seoul E-Labor Sharing這樣的平台,你可以通過勞動獲得一種叫「Mun」的替代貨幣,用這種貨幣來換取食物或者其他物資。目前已經有超過6000人通過這個平臺進行技能交換,其對應的交易金額已經高達一億韓元(相當於75萬港幣)。

這樣的服務近年得以流行,是借助互聯網以及手機通訊之東風,同時人們也越來越習慣各種網絡社交平台,共享網站的出現,大大方便了人們的生活,也幫助政府解決了一些棘手的社會問題。

其實早在朴元淳當選首爾市長之前,他就已經開始身體力行,實踐共享城市的理念。他創辦了「美麗基金會」,鼓勵人們參與 「1% 行動」,意思是,不論貧富,任何人都可以爲改善我們的社會出一分力。例如,假如你辦婚禮,你可以將婚禮預算的1%捐出來,或者你自己只是打工仔,也可以考慮將自己人工的1%捐給「美麗基金會」,他們會將收集到的捐款用於支持社會企業的發展。同時,朴元淳還推動在首爾建立了很多家「美麗商店」,這些商店回收人們不再需要的舊物,經過整理或翻新之後賣出去,賺得的錢用於支持社會企業,算得上是「共享城市」概念的源始。

香港和首爾面對的社會問題非常類似,也有類同的共享傳統和現代科技的支撐,我們的政府是否也能有類似的視野,看到共享經濟有可能給香港帶來的價值,甚而是想辦法與民間社會一起商量,借此東風,推動香港成爲下一個共享城市?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