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開始發現公私以外的第三種價值

阮耀啟博士在「香港成爲共享城市」系列講座的第一講裏有提到,在政府以及市場以外,還有第三種空間和價值,就是commons。爲了幫助大家更好的了解這個概念,我們寫下了這篇文章。

其實生活當中有很多東西是屬於人們共有的,例如,空氣、水、公園、街道、互聯網、知識等等。這些東西都是commons的一部分。只是非常遺憾,很多時候我們太過習慣於用市場經濟的思維去想問題,只講究金錢交易,卻忽略了社會平等、環境的永續以及社群的活力等問題。

圖片來自Flickr / Quim Gil

commons 是什麼,能吃嗎?

commons這個概念最初是美國一位叫Garrett Hardin的生態學家提出來的。他認爲人們在使用牧場等共有資源的時候,只會顧及自己的利益,因此會造成共有資源被過度消耗的後果,這樣的結局被稱之爲「tragedy of the commons」公地悲劇)。

過去人們講commons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在講自然空間裏的共有資源,例如大氣、水、草原、森林等東西。而對於生活在都市的人們而言,commons更多時候是在講公共空間。

其實某種意義上來講,對commons的追求是對一種新的生活方式的追求,這種新的生活方式比較強調公共利益,要求大家一起去通過合作的方式去完成一些事情。

舉個例子。在德國的柏林、伯恩、慕尼黑等多個城市,都有一個叫 FreiFunk的wifi網絡。這個網絡其實是由民間人士發起和維護的。它是基於 community mesh networking 的原理,這是一種類似蜘蛛網那樣的結構,而不是類似於傳統的樹幹與樹枝的結構。mesh network 具有更強的韌性(resilience),即使網絡裏的某幾個連結被切斷,依然可以經由其他連結串聯整個網絡。FreiFunk 向人們展示了一種新的可能:就是我們可以自己搭建自己的網絡基礎設施(network infrastructure)——每個人只需要家裏買一個安裝了mesh networking軟件的路由器就可以了——而不必依賴於大的網絡公司。假如你是這樣一個自下而上的網絡的參與者的話,你會有更強烈的參與感,從鋪設網絡、維護網絡以及日常使用網絡的過程當中,都有更多與社區居民互動的可能。

再舉一個例子。意大利近年由於經濟不景氣,一些地方政府將供水網絡賣給了私人公司,這一動作引起了極大的反彈。有一位叫Ugo Mattei的法學教授發起了一個倡議,就是向那不勒斯地方政府以公共的方式進行水的經營。他發起了一個叫Acqua Bene Comune的合作社,希望以合作社的形式把水權從私人公司手上爭取回來,並且這一行動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他們的行動帶給歐洲很多國家的民衆極大的啓發,因爲歐洲越來越多的公共設施開始被私有化,而政府則期望通過私有化獲得多一點點的財政收入。但是這樣的行爲引起了居民極大的不滿,他們也紛紛效仿意大利的做法,開始嘗試用合作社的方式去把公共資源從私人公司手上奪回來。

如何發現commons的樂趣

Elinor Ostrom,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前面提到tragedy of the commons,但是美國有另一位經濟學家也研究過這個問題,卻得出了相反的答案。她就是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Elinor Ostrom。Ostrom研究過全球各地不同的共有事物管理的經驗之後,寫了一本書,叫Governing the commons,這本書總結了一些在公共事物管理方面的寶貴經驗,提出了八個法則

1、清晰界定社群的邊界

2、根據本地實際需要和情況來確定管理公共事物的規則

3、確保那些被規則影響的人們可以參與規則的修改

4、確保社群成員制訂這些規則的權利是被外界所認可

5、社群內部要發展出一套系統,以用於監察社群成員的行爲

6、對於破壞規則的成員,採用遞進式的懲罰方式

7、假如出現紛爭,應當採取低成本、容易參與的方法去解決紛爭

8、建立一種逐層遞進的責任機制去管理公共資源,從最基礎的層面到系統層面都需要

Ostrom的研究對很多人帶來了啓發,美國以及歐洲近年更是形成新一波關注和推動commons的熱潮。事實上,在美國,人們在講commons的時候,已經開始將這個詞當作動詞來用了,人們會講commoning的過程,就是說,通過共享去過一種更強調社區價值的生活。而坊間也出現了不少入門書籍,告訴人們可以怎樣走出commoning的第一步,包括All That We Share: A Field Guide to the Commons, Think Like a CommonerThe Wealth of the Commons

在香港,其實同樣存在commons,只是這樣的commons的空間並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香港有很多空間是公共空間,但是人們並不知道,或者即使知道也並不會想辦法去利用。

美國一本叫YES!的雜誌曾刊載過一篇文章,介紹了51種開啓commons生活的方法,這裏節錄其中的幾段,供大家參考:

  • 留心體會,你會發現,生活當中的很多樂趣其實是在市場交易以外的地方,例如,種地、釣魚、玩音樂、打籃球、看日落等等。

  • 舉辦街坊打邊罏派對,在街頭舉辦party,組建一個社區合唱團、慢食俱樂部、桌遊派對,或者其他任何可以團結社區民衆的活動。

  • 向從你身邊經過的路人致以微笑,因爲commons需要從人與人的連結開始,有時候可能是一些非常短暫而且即興的連結。

  • 向政府爭取更多的公共空間,包括公園、廣場、街道、單車道、遊樂場等。

  • 調查你住的地方有哪些共有資源,將你的發現公佈出來,然後找到更多人一起去慶祝有這些共有資源的存在,然後想辦法去改善它們。

  • 技能交換。假如你懂得做蘋果派,你可以用你的這個手藝和別人交換,讓別人幫忙修理你的電腦。

  • 創造一種社區貨幣。

  • 留心觀察你的日常消費,想一想你的消費是在損害commons還是在爲commons增值。

  • 假如某項科研是由政府資助的,那麼應該要求該項科研的相關數據應當要在網上免費供人們查閱。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當我們開始發現公私以外的第三種價值

  1. 通告: 讓法律成爲保障共享經濟發展之支柱 | Good Lab Blo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