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需要怎樣的實驗室?

生前致力於捍衛互聯網自由的軟件工程師Aaron Swartz曾說過這樣一句話:The revolution will be A/B tested. 意思是,變革將不再只是依賴於直接套用某一個理論或某一種抗爭方式來取得成功,而是需要將不同的辦法同時付諸實踐,然後看具體的結果來判斷哪一種方法更好,進而集中火力採用該方法。

其實像 A/B testing 這樣的思維和做法在軟件開發的領域近年已經變得越來越普及了。事實上,去年曾大熱一時的一家汽車設計團隊 WikiSpeed 正是應用了這樣的方法,用了僅僅三個月的時間,就設計出了當時全世界最節省汽油的汽車(每行駛100英里只需消耗1加侖汽油),相比之下,傳統的汽車廠家通常需要10年到25年的時間才能完成類似這樣的設計改良。

(photo from OuiShare on Flickr)

何以這兩者之間有如此巨大的差距?WikiSpeed 的團隊又是何方神聖?

事實上,WikiSpeed 的團隊大部分成員都是軟件工程師,並且他們都非常擅長於應用一種叫「敏捷開發」(agile software development)的方式來開發軟件。而敏捷開發的核心,正是前面提到的 A/B testing。這一方法論強調實戰,而不是憑空辯論。當手頭有兩種解決問題的方案,而且兩種方案的優劣不相上下的時候,能夠判斷二者當中哪一個更優的最有效辦法就是找到一小堆用戶,例如,1000人,然後對其中500人採取A方法,另外500人採取B方法,然後觀察用戶的行爲,必然會有其中一種方法更勝一籌。然後集中火力採取該方法。

WikiSpeed 的創辦人Joe Justice 最初被 X Prize 基金會的一個挑戰比賽所吸引,而開始嘗試研發新型節能汽車。他從一個人的團隊開始,藉由網誌去記錄他研發過程遇到的各種成功和失敗。慢慢的,有一班通過網絡認識的朋友和 Joe 一起組成了一支包含44位來自不同國家和技術背景的研發隊伍,他們用了短短3個月的時間就做出了節能汽車的雛形,參與 X Prize 基金會的比賽。最終他們獲得了第十名。如今,他們的團隊已經有遍及全球的超過100位義工,而且他們研發和生產的汽車已經可以在市場上買得到了。

Joe 的理想是把這樣一種敏捷開發的理念應用到諸如消除小兒麻痺症、在發展中地區建立廉價醫療中心等。

聽完這樣的故事,你想到了什麼?

事實上,世界各地有許多機構正嘗試通過「社會實驗室」(social lab)的形式去探索新的方法和思維,解決一些長期困擾社會的問題。過程當中他們借鑑了來自不同領域的思維方法和工具,並且創造空間和機會,讓不同領域和理念的人士可以坐下來聆聽彼此的想法,進而共同碰撞出新的解決方案。

來自歐美的多個社會實驗室的成員最近更通過 book sprint 的方式合作編寫了一本手冊,記錄各地的實驗室經驗,期望可以爲其他地方的各類社會實驗室的嘗試帶來一些啓發。

Good Lab 正是這樣一個實驗室。我們期待可以帶出一些更多元的聲音,幫助大家看到多種不同的思路,甚或通過 A/B testing 找到一個最優答案。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