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念反思老齡化現象

今天,我們講講與「老」相關的話題。

「老」本來不是特別禁忌的話題,它是伴隨每個人從出生那一刻開始就一直在發生的自然現象,《紐約時報》最近更有文章指出,「老」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心理暗示。

不論你對「老」的看法如何,香港已經步入高齡社會,是不爭的事實。而且香港社會正在經歷的人口急速老齡化之趨勢卻是前所未見的。


(「迎接活齡創新世紀」講座圖片)

老齡化:危?機?

很多人聽到高齡社會這樣的趨勢就會覺得很恐慌,擔心社會支出會因爲高齡人口佔總人口比例之升高而急速上漲,以及整個社會體系根本無法支撐這樣一個人口結構的變化。

但問題總是可以兩面看的。

長者幾十年的生命歷程過程中積累了非常多的知識經驗和智慧,假如一到60歲退休就馬上離開職場,恐怕對於社會而言是一大損失。

英國政府幾年前曾委託智庫做過一份關於國民心智財富(mental wealth)的研究報告,其中就有提到如何更好地利用好長者的智慧,這一研究後來也在著名的科學期刊NATURE上面有介紹

首次公佈該研究報告是2008年,從那時候到現在,英國政府已經做了不少工作,去嘗試改變人們對老齡化的看法,包括逐步取消「退休」這樣的概念

英國政府有撥款支持對老齡化相關議題的科學研究,以及支持更多由民間團體發起的社區養老支持體系。而民間也有人士透過各種方式去引起人們對老齡化社會的關注,包括舉辦公開辯論以及展覽,讓人們去思考「退休」這樣的概念是否依然適用於我們這個年代,以及由此帶來的挑戰和機遇。

Age of No Retirement 活動策劃人Jonathan Collie說:

英國現在超過50歲的人口已經佔總人口的35%,而且這個人群相比起他們的上一代已經變得更加健康,受教育程度更高,掌握的才能更多,也更具活力,爲什麼他們不能給英國的社會經濟作出更大的貢獻?

這一活動的主辦機構 Trading Times 是一家極其創新的社會企業。他們在英國致力於推動已退休人士重回職場,貢獻他們的智慧和經驗。這不但可以幫助很多企業解決人才不足的困擾,而且可以讓這批退休人士在彈性工作當中找到生命的意義,詳情可以參考一下短片:

https://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700247423/the-age-of-no-retirement-at-the-oxo-tower-london/widget/video.html

老齡化的商機

現在越來越多「嬰兒潮」一代出生的人開始退休,他們這群新老人跟過往我們熟悉的老人家其實有相當大的差別。

首先是經濟實力上的差別。新一代的長者很多都可以解決自己的經濟問題。

另外就是文化教育水平的差別。這一代的長者他們平均受教育程度遠遠高於他們的上一代,而且他們當中很多人依然堅持學習。

當二者放在一起的時候,就會有一些有趣的現象出現。

長者安居協會的梁淑儀 Irene 上週在Good Lab舉辦的「迎接活齡創新世紀」演講會上就提到:

新一代的老人家手上很多都會拿着一部智能手機,他們很多人也有自己的一台筆記本電腦,有的甚至更爲時尚,帶着最新出街的可以監測身體機能的各類智能手環。

換言之,新一代老人家對科技的着迷程度並不亞於年輕一代。

老齡化的大趨勢帶來了許多前所未有的商機。在美國,已經有諸如 Aging2.0 等一批風險投資公司開始關注這一新興市場領域,並且舉辦各種 pitching 活動希望能夠徵集得到上佳的銀髮市場創業意念。而鄰近的台灣也不甘落後,除了數年前有銀髮老爺騎摩托車環遊台灣的故事以外,近年也開始流行發掘銀髮市場之商機

社會企業也可以從中找到機遇。例如英國就有一家社會企業,叫 Nana Cafe,它專門聘用長者作侍應,讓長者可以有更多機會接觸社區。

永遠年輕不再是夢?

科學家已經研發出了一些新型的智能機械義肢,可以直接穿在身上,經由智能電路直接透過使用者的神經進行控制,穿上去之後行動可以自如,甚至比原先四肢健全的時候還要快!

科技的發展帶給我們一個遐想,再過幾十年,我們也許不再有行動不便這樣的麻煩,因爲我們可以借助智能義肢來幫助我們行走,也不會有聽不到或者看不到的問題,因爲我們可以透過一些新的智能工具改善我們的視覺和聽覺。

這時候,真正的問題就出現了,假如我真的可以活到90歲或者100歲,從60歲退休開始,一直到死之前,我估計會有三十到四十年的時候活在世上,而且沒有太多的牽掛,我可以用這幾十年的時間來做什麼?

這是很多「嬰兒潮」一代退休人士正在面臨的一個難題,你即使再喜歡打高爾夫,也不可能每天都去打,你會選擇做什麼?

Good Lab 「迎接活齡創新世紀」講座系列講者張瑞霖 Patrick 說他上半生大部分時間是在做生意,向這個社會借了很多,現在要開始慢慢地還給社會。退休之後,他給自己設立了一個交友規則,一定要交年齡比自己少20歲的人當朋友,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學到更多東西。而爲了更深入地去了解關於養老方面的政策問題,Patrick 還專門去讀一個博士學位,雖然他身邊的人對此多有不解。但他覺得現在每天都能學得到新的知識,生活過得非常充實。

Patrick還舉了另外一個例子。美國有一位退休律師Thomas Cox,他退而不休,每日都在想如何幫窮人打官司幫助他們免於受到迫遷,他認爲這樣的工作才讓他找到了生命的意義,而不是之前幾十年幫大公司賺錢。

史丹福大學高齡研究中心(Stanford Centre on Longevity)主任Laura Carstensen今年曾來香港中文大學講學,她有一個理論叫 Socioemotional Selectivity Theory,現在常常被引用去解釋爲何長者會越老越快樂——因爲當我們意識到我們不再擁有全世界的時間,就會看清生命中的優先順序。

Carstensen教授最近出了一本新書,叫 A Long Bright Future,講述的正是如何面對高齡化這個事實(其實機遇與挑戰並存):如何在20歲、40歲的時候做好人生的規劃,以及如何在退休之後開始新的探索,充實自己的人生。

你是否有認真考慮過,怎麼更好地度過生命的每一刻,活出生命的意義?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