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回顧:香港—英國社會創新考察團】

適逢倫敦舉辦社會創新節Unusual Suspects Festival,Good Lab聯同英國文化協會,共同籌辦四日三夜的【香港—英國社會創新考察團】,吸引十三位來自社會企業、學術、公共行政、商界、青年工作、社會服務、甚至建築背景,對社會創新議題感興趣的朋友參加。


Unusual Suspects 是什麼?

(圖片來自 Civic Systems Lab

記得初入境時,英國入境官員問同行的NGO友人此行的目的。友人老實分享「來參加Unusual Suspects Festival!」- 然後這位「不尋常嫌疑分子」差點被入境當局扣留查問!

究竟,好端端的一個社會創新節,為何要改個這麼奇怪的名字呢?

據籌辦單位Social Innovation Exchange所言,英國跟世界上很多發達國家及地區一樣,來到了「應如何繼續發展」的交叉路口。社會、經濟及政治方面的轉變,政府、商界及公民社會都要重新思考如何組織未來的公共服務、塑造及維持宜居的環境,讓市民及社區更好的相互支持。

而要做到以上各點,很多創新型領袖都意識到必須打破各自(包括自身及代表機構)的局限,才能創造更有效的解決方案。大家要認識及分享社區中的好人好事好經驗,理解創新手法可達致社會改變;並鼓勵嶄新及不尋常的多元思考模式,才能進一步在公共領域中支持社會創新的實踐。

得到Collaborate及Calouste Gulbenkian Foundation的支持,Social Innovation Exchange連結來自英國及世界各地的「不尋常創革者」,組成分享的網絡。不同於其他大型會議,籌委會在每場分享都物色「不尋常」的拍檔跟與會者分享他們的協作和創新經驗,包括地方政府、傳統非牟利團體、地區藝術中心、共享工作空間、中介機構,商界、基金會以及智庫等。一連四天的社會創新節,有超過50個伙伴機構在倫敦市內舉辦了28個活動,跟共1,500位與會者在他們工作的地方實在的分享跨界合作及案例,讓來訪者對他們處身的社區及挑戰有更深的感受。

細數倫敦東部知名社企

根據英國政府的統計,現時英國有超過七萬所社會企業。我們選擇了倫敦東部作為是次的考察區域。倫敦東部曾是傳統工業區,有大量外來移民和低收人人士居住,生活環境擁擠,且為失業問題困擾;社會資源不足以支援居民的需求,與其由上而下調撥更多人力幫助社區,地方政府鼓勵社區的有心人成為社會創業者,讓他們開設不同形式及面向的社會企業,為社區帶來更多正面改變。


時至今天,倫敦東部地段因為這種創新及創業精神,已逐漸發展成為時裝、藝術、音樂及不少社會企業的集中地。在Festival正式開始之前,我們先到倫敦東部,探訪紮根小社區多年的四所社會企業:

FoodCycle

FoodCycle旨在通過社區內的青年志願者,到超級市場和餐廳收集原本要被丟棄的食物,借用社區廚房,將剩食煮成美食,給有需要的人享用。在解決食物錯配情況的同時,FoodCycle讓生活在貧窮線的人能以相宜價錢享用美味而營養豐富的餐單,亦為有意加入餐飲業的年青人帶來寶貴的義務工作經驗。

我們與FoodCycle的Cafe and Catering Coordinator Helena Chouchan對談,了解FoodCycle Hub的特許經營拓展計劃及在英國各地的發展。當然,大家也在FoodCycle Cafe享用了一頓美味的午餐。年青朋友做的意粉和蛋糕很有水準。



團友於Bikeworks 的合照

Bikeworks 以單車作媒介,透過與社區機構、學校合辦單車運動訓練計劃,提供單車維修培訓予邊緣青少年,又積極提倡及支持二手單車、零件回收再造,為顧客及各類型機構提供專業單車零售及維修,甚至團隊培訓服務。

Bikeworks的共同創辦人Jim Blakemore跟我們分享他自1996年的創業歷程,及社企的社會目標如何隨業務持續發展。


Hackney Pirates


Hackney Pirates是一個為Hackney社區9至12歲兒童而設的有趣課後教育社企。導師Anthony Mensah跟我們分享他與團隊如何裝扮為船長,在化身成海盜船的課室,為在正規學校教育以外需要更多學習支援的區內兒童提供另類課後教育,帶領他們運用想像力,透過文字和戲劇創作排演、商業報告提案、小商品設計及販賣等不同方式,走進社區,同時提升自信、閱讀及表達能力,令他們在升上中學前的關鍵幾年,有更多與同齡兒童及社區人士的溝通、合作的成功經驗,保持對學習的興趣。

Farm:shop


FARM:shop 前身是社區的荒廢用地,經市政府協調及支持下,在2010年轉型成一個城市耕種中心。共同創辦人之一的Sam Henderson聯同來自社會生態設計公司 Something & Son LLP的 Andrew Merritt 及 Paul Smyth,運用藝術、工程、商業知識,在裡面進行著各式城市耕種實驗,同時亦在內開設咖啡室及有機雜貨小店, 支持日常營運。

顧客可在FARM:shop一邊享用即摘即煮新鮮食物製成的沙津與三文治,一邊欣賞倫敦首個及最大的魚菜共生水耕系統。在開業後一年,FARM:shop Dalston已當選為倫敦Time Out網站的100間必到店鋪。



## 探訪小結

英國近年經濟低迷,但創新及創業精神卻發展起來,年青人對社區的細緻觀察以至對身邊人的關愛,推動了社會創業的大浪潮。相對於英國,我們的庫房儲備更充足。或能借鑑倫敦東部社會創業者的經驗,推動由下而上的公益及社區發展。


回到是次倫敦之行的主菜,Unusual Suspects Festival的28個活動內容豐富, Nesta、Cabinet Office、The Leadership Centre、Young Foundation、FutureGov、Microsoft等著名機構都有參與,分享對創新和公營機構、協作型社區經濟、以人為本的公共政策及社區企業、至社區重建及再生等議題的見解。南韓首爾市政府的代表也主持了一個講座,談及政府在制訂公共政策時如何更有效連繫市民。三位香港代表(Good Lab召集人Ms Ada Wong、無聲對話體驗創辦人Ms Fiona Wat及 香港駐倫敦經濟貿易辦事處的Deputy Director-General Ms Noel Pun)更獲邀在英國文化協會舉行座談會,分享跨界合作及創新如何支持英國和香港的社會企業發展。

在眾多正式與非正式的分享之中,要數印象最深的,可算是The Centre for Social Action動員市民參與社會行動及公共服務的能力。在短短兩年間,它投資了四千萬英鎊,動員了超過250,000位義工及支持者,讓不少創新計劃進一步提升社會影響力:

  • GoodGym: 業餘跑手可在運動的同時,為鄰居做點事;


  • Dementia Friends:義工在接受簡單培訓後,能在社區辨認出認知障礙症(又稱腦退化症)患者,協助他們回家,不再因患者一時離家而讓家人擔驚受怕;

  • StreetDoctors:邊緣青少年接受基本急救培訓,可在身邊一旦發生暴力事件時,第一時間為受傷、甚至昏迷的同伴急救;並認識到參與暴力事件的後果,及原來自己也有能力拯救生命;

  • Shared Lives:長者或殘疾人士等能不需住在傳統安老或看護中心,與
    Shared Lives的照顧者分享家居和家庭生活,參與社區,不再感到孤立;

說起參與社會行動,我們可能會想起曾當義工或籌款:但原來在英國,社會行動及義工服務的光譜可以非常闊,香港要效法,有很多現成例子可參考!

想了解更多,請參考 Unusual Suspects Festival, Social Innovation Exchange, 及 Collaborate 網站。

成為香港的Unusual Suspects 


上文提到,只有更多人願意跳出既有(usual)框框,與來自不同背景、機構、以至專業的「不尋常伙伴」(suspects)朋友多加交流、分享經驗,才能有機會碰撞出各方認同、真正有效的創新方案。Good Lab希望在未來日子,擔當聯繫unusual suspects的角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