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錫強談世代正義

Good Lab 今年與「仁人學社」合辦「破解舊矛盾·反思新價值」系列講座,上週六舉辦了此系列講座的第二講,由毛錫強律師主講,以下是講座回顧,希望大家喜歡。

當日的講座主題是「世代正義:差距與不均」。

毛錫強

主講人毛錫強律師任職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負責草擬法律。他同時也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香港委員會擔任委員。毛錫強自身也是一位環保人士,他是「350香港」以及「文明急救組」的發起人之一,去年的People’s Climate March香港站他也有參加,並且意外地發現,他和他的一些朋友在現場成爲了「少數民族」。

毛錫強以個人身份,圍繞「世代正義」這一主題,講到了貧富懸殊、老齡化以及出路幾方面的問題。以下是關於這次講座的簡要回顧。

貧富懸殊

毛錫強首先提到了國際大環境,他說,香港其實很幸運,就是經歷了2008金融危機依然可以保持相對較高的就業率,尤其是青年就業率。假如我們環顧全球,會發現,在很多地方,青年的失業率都非常高,在希臘,甚至達到差不多50%。但香港青年的高就業率並不意味着沒有問題。高就業率的另一面是在職貧窮,而這一問題與「世代主義」密不可分。

全球範圍內,全球化是導致貧富懸殊以及加劇貧富懸殊的最主要的原因。在全球化主導當今市場規則的今天,哪裏不需要承擔較高的環保準則,工廠就會搬到哪裏。而香港又是受全球化影響最大的地方,過去香港的建築業還比較發達,但如今,即使是建造業,也有很多工作流失到廣東省。很多公屋的組件是在內地做好,而後運到香港,像堆積木一樣一件一件搭上去。服務業外移更是成爲了常態。

堅尼系數是衡量一個地區貧富差距程度的重要指標,而香港的堅尼系數則長期居高不下。2006年,香港的堅尼系數是0.533,2011年,香港的堅尼系數則上升到0.537。堅尼系數怎樣理解?下面這個圖可以幫助大家理解:

Lorenz-curve1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圖中橫軸為人口累計百分比,縱軸為該部分人的收入佔人口總收入的百分比,三條色線各表示不同情況下後者和前者的比例。綠線表示人口收入分配處於絕對平均狀態,藍線表示絕對不平均(即所有收入由一人獨佔),紅線則表示實際情況。紅線和綠線之間的面積越小,則收入分配越平等。

比貧富懸殊問題更嚴重的是,富者愈富,貧者愈貧,更甚者,在今天的香港,我們見到的是富者恆富,貧者恆貧。很多時候我們講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但很多時候大家根本就是在不同的起跑線上。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社會階級走向凝固化。成長於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孩子,他們家裏當年可能是在街邊賣雪糕,但他們通過自己的努力,還是有很多向上流動的空間,最後當上政府高官的也有不少。但是,如今這個年代我們很難再有類似的想像。

老齡化

另外一個香港社會即將面臨的極大挑戰是老齡化的挑戰。根據香港政府2013年公佈的數據,到2041年,香港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年齡將會達到或者超過65歲。這意味着社會整體養老的成本會急劇上升,而與此同時,隨着人口老化,而生育率沒有上升,勞動力市場的人數會隨之下降,年輕人需要承擔更大的養老責任。

人口老齡化與一個社會的生育率有直接的關係。國際公認的讓一個社會人口保持穩定的生育率是2.1,也就是每一對夫妻生育兩個孩子,而0.1則是彌補因爲死亡而減少的人口。香港的生育率長期偏低,目前只有1.0。換言之,社會整體來講會變得越來越老,但沒有足夠的孩子出生,假如不採取一些應對的措施,長此以往,社會總體人口的數量會下降。

鄰近國家也面臨同樣的問題,但是他們已經着手想辦法去應對。比如在日本,他們設立了專門的內閣大臣負責做鼓勵生育的工作。在新加坡,他們也有相應的政策來推動青年夫婦多生孩子。但類似的政策在香港還甚少有人討論。

一人一票能解決問題嗎?毛錫強對此持悲觀態度。他舉了美國AARP的例子,該協會是美國最大的一個維護退休人士權益的機構,它在推動政策變革方面有很強的遊說和動員能力,而且很顯然他們維護的只是退休人士的權利,但這未必代表社會總體的利益。

出路

那香港有出路嗎?

毛錫強認爲,政府制定公共政策的時候需要考慮該政策是不是符合世代正義,還是說只是滿足當前的需要。假如我們考慮世代正義的話,很多不環保的政策就不會得以出台或者不會得以推行。另外,諸如「全民退保」這樣不切實際的政策也不應當成爲我們努力的目標。

另一方面,我們能否將一些好的意念付諸實踐,也會影響我們的未來。

譬如,假如我們有一塊空地,我們是拿來做商場還是做醫院?做商場固然可以創造不少就業機會,並且是很值得尊敬的就業機會。但是,在商場裏工作的大部分人,他們在職業方面的上升空間非常有限,從賣貨晉升成爲經理簡直是難以登天。但是,假如是醫院的話,可以創造非常多元的就業機會,包括醫生、護士、陪診、清潔等等,而且在醫院這樣的環境下,你可以從最低一級做起,通過學習和努力獲得晉升。而且隨着老齡化速度的加劇,未來香港必然需要更多的醫院。但我們的社會還比較少這類的思考和辯論。

最後,毛錫強講到很重要一點,就是年青人假如對政策不滿意,可以通過發聲去影響政策。毛錫強認爲社會政策是零和遊戲,比如在可供使用的經費不變的前提下,養老開支越大,則教育的預算就越少。不過,假如有人可以提出一個替代性的方案,使得魚與熊掌二者可兼得的話,那也許可以避免零和的結局。

講座最後,毛錫強提到,青年人其實有很好的渠道去發聲和參與改變。過去,我們說行政、立法、施法是民主社會的三大支柱,毛錫強認爲,除此以外,還要再加上媒體以及社交媒體(social media)。特別是社交媒體,年青人透過社交媒體可以帶來一些切切實實的改變,台灣的白衫軍行動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在問答環節,毛錫強還舉了烏拉圭現任總統何塞‧穆希卡的例子。他是世界上公認最清廉的總統,也是拉丁美洲最受歡迎的總統,他的事蹟在世界各地廣為流傳,他為官的風格更讓全球政客感到慚愧。他上任後即宣告將自己90%的月薪捐給幫助貧苦人民的慈善機構,雖然已貴為一國總統他仍然和太太住在自己的小農舍,開著自己的老甲蟲車,全心全意的在為人民服務。毛錫強了解到這個例子之後,悟出一個道理。他說,任何一個地方都必然會得到那個地方應得(deserve)的政治領袖。香港有很多有心有力的人,但他們往往因爲沒有足夠的支持而不敢站出來做一些事情。但我們不能覺得一件事沒有用,所以不去做。假如大家都這樣想,結果就是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改變。

爲了我們的身體健康,爲了我們的財務安全,我們很願意花錢。但我們甚少會爲了保護我們的權利花錢。原因何在?值得深思。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