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WanChai Salon:重新思考慈善

3月21日,TEDxWanChai Salon 慈善專場在Good Lab 舉行,是次活動邀請了來自政府、基金會以及企業等不同界別的講者,分享他們關於慈善的理解與思考。以下是是次活動的簡要回顧,希望大家喜歡。

kim_salkeld

來自政府效率促進組的 Kim Salkeld 首先分享了他關於政府如何可以促進民間慈善創新的一些看法。他說,政府通過出台相應的政策,譬如稅務方面的政策,對整個行業進行規管,此外,政府去年正式推出的「社創基金」也是希望透過第三方的中介機構,爲整個行業注入更多的活力。

此外,Kim 還特別提到最近蘇格蘭政府發佈的一份關於貧困問題的研究報告,其中一段話引起了Kim的注意,該報告引用了研究人員在蘇格蘭做的調查,發現,一個人居住的地區越是貧窮,該地區居民平均死亡年齡越早。另外,一個人受教育程度越低,他死亡的年齡也會更早。

這樣的洞察對於政府的政策制訂以及對於NGO提供服務時考慮何種服務優先推出,都非常有幫助。而政府在其中可以扮演的角色就是出錢資助這類需要長期時間積累的研究。

Leong_Cheung

第二位講者是香港賽馬會慈善及社區事務執行總監張亮。他的另外一個身份是「全城街馬」的創辦人,他首先分享了「全城街馬」的故事(Good Lab之前也有做過一個與張亮的採訪),還特別提到「全城街馬」最近在九龍東做的「The BackStreet 街後」街頭藝術夜跑派對。該計劃不僅僅延續了街跑的所有元素,還特別加上了藝術的元素,他們與一衆藝術家合作,邀請藝術家爲觀塘區創作一些非常生動的塗鴉作品,爲地區帶來更多藝術靈感的同時,也爲藝術家帶來了工作機會和收入。

張亮分享了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最近做的一個調查,他們訪問獲得過賽馬會資助的NGO,嘗試了解這些NGO在日常運作當中遇到了哪些尚待解決的困難。

結果發現,大多數NGO認爲,他們需要缺乏人力資源方面的支援、他們沒有一些年度評估機制,而這些在傳統的商業公司都是司空見慣並且被認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而且假如沒有這樣的機制,很多大公司甚至無法生存。但爲何這樣一些基礎的設施在NGO的世界卻比較欠缺?

其中一個原因是,NGO比較難以獲得他們希望得到的一些專業支援。社會上大多數人還是只活在商業世界,或者只活在NGO的世界,很少有人可以同時懂得兩個世界的語言,並且願意在兩個世界之間牽線搭橋。

張亮舉例說,有一天他走訪「義務工作發展局」,然後發現,這家機構在今天依然還是用人手靠一個Excel表以及電話溝通來進行義務工作與義工的匹配。這樣的工作效率有多麼高效大家心中有數。只是問題是,爲什麼沒有人看到這樣的問題而且嘗試做出一個解決方案?爲什麼不能通過更簡單的網頁——專門匹配義務工作與義工的Uber app——來實現這一功能?

現在有越來越多退休人士也在考慮透過義工服務來回饋社會。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班人很多是受過良好教育,有各類專業技能的人士,他們自身可能是會計師、律師、工程師、教師,他們希望參與義務服務不只是傳統的清潔打掃或者一些技術含量很低的工作,他們更希望能夠讓自己的專業技能在義務服務的時候也能夠得以發揮。可是,大部分NGO依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Ada-Wong-1

第三位分享嘉賓是 Good Lab 召集人黃英琦女士。她認爲慈善應當是一種賦權的手段,人們通過參與慈善可以成爲變革者(change maker)。她舉了 Bloomberg Mayors Challenge 這個例子。Michael Bloomberg 是紐約市前任市長,他還成立了一個基金會,叫 Bloomberg Philanthropies,從2012年開始,每年撥出九萬美金,獎勵五個城市,用於支持一些旨在改善城市的好意念和行動。去年,這一計劃更推廣到了歐洲,預計不久後還會推廣到亞洲。單單2014年,就有來自全球的155個城市提及申請

這樣的慈善就是幫助人們成爲變革者的慈善。

黃英琦認爲,今日我們講慈善,不應只侷限於給窮人發放免費的柴米油鹽,因爲那是難以持續的,更值得考慮的是「授人以漁」的做法,並且號召各個利益相關方,透過跨界合作,合力去構建一個更大的魚塘,只有這樣,整個系統才會有源源不絕的動力。

Mo Yee

最後一位講者是瑞士聯合銀行(UBS)旗下投資銀行集團的董事總經理林慕怡。她去年到馬達加斯加參加爲期一個星期的超級馬拉松比賽,爲香港兩家NGO(Habitat for Humanity以及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籌得了三百三十萬港幣的資金。談及那段經歷,林慕怡感慨良多。她說,自己六年前才開始練習跑步,在此之前她完全沒有這方面的習慣。但一旦開始了,這一習慣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用林慕怡自己的話來說,

但我資助的第一座房屋建成後,我意識到實際情況跟我原本想的恰恰相反,我得到了許多回報。那次經歷改變了我的觀點,我意識到能夠付出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我的付出得到了回報,其中包括鼓舞、獎勵和成就感。這就是為什麼我會繼續資助“國際仁人家園”,並提高籌款目標的原因。

是次活動的策劃人,也是 Asia Value Advisors 創辦人的 Philo Alto 最後總結說,

我們是時候去重新思考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慈善以及需要什麼樣的領導力。慈善的出發點都是有意向性的(intentional),事實上,也許我們應該回到我們自身,想像一下我們自己活到70歲的時候會變成什麼樣,或者我們的後代活到70歲的時候會變成什麼樣。這樣的想像也許可以幫助我們自己建立與慈善的聯繫,因爲關注我們自身的福祉,與關注整個社會的福祉,二者其實是同一枚硬幣不可割裂的兩面。

所有當日演講的影片完成後期製作之後會上載到YouTube,大家假如感興趣可以關注TEDxWanChai的YouTube專頁

(所有圖片皆來自 TEDxWanChai facebook 專頁)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