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可以從阿姆斯特丹學到什麼?

上個月底EUAP項目舉辦了一次講座活動,邀請到來自阿姆斯特丹市政府負責創新事務的政府官員Frank van Enkel作分享,論及阿姆斯特丹政府近年來的施政新主張,談及的一些理念相當前衛。這裏與大家分享一下。

創意之城阿姆斯特丹的啓示

阿姆斯特丹是荷蘭第一大城市,也是荷蘭的創意之都,Fast Company 雜誌也曾公佈全球城市創意排行榜,阿姆斯特丹在榜上相當靠前。Frank坦言,阿姆斯特丹是一座創意之城,這是讓他們爲之驕傲的東西,而香港相比之下似乎只能給人金融之都的印象。

很多人都知道阿姆斯特丹很多元而且很有活力,處處充滿創意。但很少人知道,阿姆斯特丹也不是一天就建起來的。阿姆斯特丹本身也面臨很多問題,比如,在八十萬市民當中,有一半人口並非出生在荷蘭,他們大多是來自歐盟其他國家的移民。但有趣的是,阿姆斯特丹會將此看作是他們的優勢,並且推出相關政策鼓勵社會的多元化發展。

社會發展與政府發展之間的落差

Frank 首先指出,阿姆斯特丹面臨的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社會發展與政府發展之間存在落差,而且這個落差正在變得越來越大。

什麼意思?

society-in-transition

就是說,由於互聯網及其他現代通信工具的出現及普及,人與人之間有了更加方便的方式去建立彼此之間的聯繫,以往需要政府才能完成的功能現在很多都有民間自下而上的組織或者行動來替代。但政府由於其官僚架構,往往短期內難以適應這樣的變化,於是就出現了社會發展與政府發展之間的落差。

怎麼辦?!

這個問題顯然不只是在阿姆斯特丹出現,可以說這個問題同樣困擾着世界很多城市,包括香港。

我們不妨看看阿姆斯特丹是如何應對這樣的危機的。

Frank表示,世界發展太迅速了,我們難以爲過於長遠的未來作計劃。必須換一種思路,就是因應實際的情況作出及時而且有效的反應,方可滿足市民的需求。換言之,假如你是公務員,你不能等待別人來敲門告訴你他們遇到了什麼問題,相反,你應該思考,你如何才能走到市民中間,真正聆聽到他們的聲音和想法。

過去,人們會選擇從政府那裏獲得最有效的各種信息,但是,現在政府往往成爲最後一個獲得相關情報的機構,更多的智慧藏在民間,而且民間的信息得益於互聯網及社交網絡,可以實現實時分享,其傳播速度要遠遠高於比較封閉的政府系統。

有鑑於此,阿姆斯特丹政府決定,與其堅持政府作爲政策制定者這樣的角色,不如順應時代的變化,將政府角色轉爲「輔助者」的角色,用英文來講,就包括:

– from policy setting to policy facilitating(從政策制訂者變爲政策輔助者)
– from problem oriented focused to opportunity oriented focus (從回應社會問題轉爲發掘和鼓勵民間智慧)

Frank 還展示了一個圖表,概述這一思維轉變要經歷的幾個階段:

five-levels-of-participation

Frank總結了政府角色過去數十年發生的變化:

但政府在此過程中還是可以扮演一些重要的角色,比如與市民一起塑造一座城市的形象。阿姆斯特丹政府做過一個非常具有創意的宣傳短片,該短片記錄了阿姆斯特丹四百位市民的故事,這些人來自各行各業,他們面對鏡頭回答同一個問題:「什麼東西讓阿姆斯特丹成爲阿姆斯特丹?」

很顯然,阿姆斯特丹不只是有漂亮的建築或者運河,阿姆斯特丹還有更多內化的東西,比如其叛逆精神,值得宣揚,而這正是這條短片的要義。換言之,他們希望通過這條短片宣傳一種心態(a state of mind),而不只是一座城市的繁華。

案例分享

以下是幾個較爲有趣的例子,可以從中看得到阿姆斯特丹政府在這些問題方面的思維轉變。

Benches collective (bankjes collectief)

Benches Collective 也是一個由市民發起的創意行動。阿姆斯特丹的房屋都比較低矮,但他們平時都困在自己家裏,比較少與鄰居互動。於是有人想到一個創意——wouldn’t it be great idea if everybody put their bench outside?——就是在自己家門口放置幾張板凳,然後把自己家烘培的曲奇拿出來與街坊共享。一開始的時候大家不清楚是做什麼,但看到有好吃的東西,大家會停下來吃,然後本來很少機會見面和聊天的街坊就這樣互相認識,進而在吃東西的過程中了解彼此的生活和工作。

後來他們創意的發起人覺得也許可以鼓勵更多人這樣做,於是他做了一個網站,介紹如何在自己家門口發起這樣的行動。後來市政府得知這個行動,也決定支持他們的創意。這就慢慢演變成現在大家看得到的Benches Collective。

社區貨幣

Makkie是一個地區貨幣的項目,該項目出現在阿姆斯特丹東部地區,由該地區市民提出,並且首先在社區內推行,獲得了良好的迴響,於是項目發起人決定向更多區域進行推廣。過程當中政府與他們有接觸,了解到他們做的事情,並且表示認同,甚至鼓勵他們繼續做。

社區參與預算

最爲有意思的項目是,阿姆斯特丹的市政預算案會直接在地區層面交由民衆來討論和投票決定他們所在地區的錢怎樣用。

也就是說,阿姆斯特丹不僅僅做到了市政預算案的開放數據,而且他們的開放數據是細化到地區的級別!

這樣做的好處是,生活在某個地區的居民可以根據自己當區的實際情況來判斷預算是高了還是低了,從而讓政府的錢花在最能解決問題的地方。

這一方案剛出台的時候很多人都非常害怕,認爲這會導致大混亂,但是實踐了一段時間之後,大家都非常喜歡,因爲這樣做真正幫助大家解決問題。

Frank總結了一個經驗,就是所有成功的社區計劃都是小範圍的,其覆蓋人群通常不會超過五千人,上述多個例子都是這樣。這類小範圍社會實驗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將風險降到最低,而且假如成功的話,要複製到其他地區也比較容易,因爲其模式是類近的。

政府思維模式的轉變

Frank 最後總結說,今時今日,政府自身的角色也在發生變化,也唯有那些能夠適應這些變化的政府,才能生存。政府可以做什麼?Frank認爲至少要包含以下幾個方面:

– 從市民參與到政府參與(政府的角色變成聆聽者,聆聽到市民的願望之後,提出幫助)
– 處處尋找可能性
– 建立與市民的關係
– 鼓勵自下而上的社區建設
– 假如已經有民間的參與和創作,就欣賞這樣的創作

最後分享一個有趣的故事。

荷蘭著名的KLM航空公司近年開始發力社交媒體,他們的官方twitter聲稱60分鐘以內回覆顧客的問題(最新的數字是23分鐘),任何KLM的顧客,假如對KLM的服務有任何問題,皆可以去到twitter上留言,只要添加 #klm 的標籤,即可被KLM負責客服的同事看到,然後很快就會收到回覆。

Frank 得知KLM的這一做法之後,馬上想到:假如政府服務也可以做到像KLM那樣及時回應市民的訴求,豈不是很好?

Frank 在政府主要是負責創新相關的事務,他想到的是將這一想法應用在解決交通擁堵問題方面。和交通部門溝通過之後,阿姆斯特丹的政府服務也嘗試透過twitter與市民溝通,在twitter上面收集市民的困擾,並且聯繫相關部門及時解決。有一天正好遇上阿姆斯特丹交通大堵塞,很多人在twitter上更新路面情況,交通部門在twitter收到這些信息之後,及時找到了控制路面信號燈的同事,然後更新了相關的交通信號燈,使得交通很快得以回覆正常。

假如阿姆斯特丹可以做到,香港應該也可以做得到吧?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