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法律成爲保障共享經濟發展之支柱

這個月早前,報章曾報道過一衆司機對電召火車平台GoGoVan之不滿。

正好GoGoVan 創辦人Steven Lam曾於去年九月作爲講者參加Good Lab舉辦的「香港成爲共享城市」系列講座。

《蘋果日報》引述參與示威的司機何祖軒指,「GoGoVan」通過手機應用程式,向加入的客貨車司機發出電召訊息,司機以「手快有、手慢無」的方式搶單,不少司機依賴「GoGoVan」接單。但當「GoGoVan」壟斷市場後,隨即壓價搶客,最近更吸引不少非自僱的兼職司機加入車隊搶客,例如是冷氣工程車、送麵包的客貨車等都趁「空檔」加入搶客,嚴重影響全職自僱客貨車司機的收入。

報道出街不久,有IT業界人士即寫文作出回應,並試圖分析到底事情的真相是什麼。

看到這個消息,我們覺得有必要回顧一下共享經濟的本質。

香港中文大學公民社會研究中心的阮耀啟博士在去年Good Lab舉辦的關於共享經濟的系列講座中指出,除了我們平時熟悉的「私有財產」和「政府財產」以外,其實還有「公共財產」,英文是 commons。假如共享經濟需要成功,就需要建立很多commons。而共享經濟正是能夠幫助我們重新發掘commons之可能的良機。

我們能否跳出凡事非黑即白的二元化思考,轉而思考如何保障和培育都市裏的commons

黃元山去年亦曾於《蘋果日報》發表文章,介紹他所認識的共享經濟:

以前的分享經濟是左鄰右里借豉油,自從互聯網和手機普及化,人們彼此資源共享的潛能得以再次發揮,消費者可以自己主導,將擁有的閒置資產如房屋、資金、汽車、消閒用品、衣履甚至自己的勞力,透過共享網絡平台,向其他消費者出租、出借,方便、環保之餘,又可節省開支,是可持續發展的一種模式,又可以賺錢。藉着相互傾談,人與人的關係再度回復密切,增加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

對於圍繞GoGoVan的此番爭論,黃岳永有這番感悟:

每次都有舊力量,紅褲仔出來大駡。

甚麼潛規則,明法則,

都可因外圍環流力量改變,

突然飯碗也不見了。

結果總是能變得最快,

為用家提供真價值的才能生存下來。

不是每一次都是改革者成為最終贏家。

但不變,只懂坐著駡者,

從來未見有好結果。

讓法律成爲發展共享經濟的基石

是次關於GOGOVAN是否「邪惡軸心」的爭論,背後其實有一個更值得關注的題目,就是現行法律如何才能跟得上科技發展的步伐,以及法律該如何規管這些新興科技。

美國有一家名爲「永續經濟法律中心」(Sustainable Economies Law Center)的非牟利機構,着力推動普及關於共享經濟的法律知識,以及推動修改法律,讓民間自發的共享經濟活動可以獲得法律的保障。

該機構發起人Janice這樣說:

SELC 致力於培育一種新的法律土壤,以支持那些爲社區帶來恢復力和爲草根帶來經濟發展機會的努力。我們會提供相關的法律工具——包括教育、研究、顧問以及倡導服務——使得不論是來自任何地方的社群,都能建立屬於他們自己的可持續的食物、住房、能源、工作以及其他讓社群繁榮發展的因素。

網上更有短片介紹法律對於共享經濟的意義:

香港目前尚無任何法規或者條例規範「共享經濟」的行爲,也沒有類似SELC那樣的機構爲社區共享的實踐提供相關的法律顧問服務。這是一個潛在的機遇,值得法律界人士關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