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Lab會員專訪:John Huen 談程式教育

很多小朋友現在流行玩《神魔之塔》,但你有沒有想過,你可以寫出這樣一個遊戲?

假如你懂得寫程式,要寫出這樣的遊戲也並非不可能。Good Lab會員, Koding Kingdom 創辦人John Huen正有這樣的想法,他希望將來每個小孩都能學會寫程式,因爲這是21世紀人才必備的技能。

我們最近與John Huen進行了一次採訪,了解他創辦香港第一家面向兒童的程式教育公司的心路歷程。

要在香港推廣一股全新的熱潮毫不簡單,John走過的這段創業路,有苦澀的汗水,也有甜蜜的收穫。

我們今天爲大家獻上這一採訪,也希望可以幫助大家去了解更多程式教育(coding education)的意義。


GL: 你是怎樣開始涉足程式教育這個領域的?

John:四年前,我離開了自己創辦的遊戲公司,回到香港,一來是照顧自己的小孩,二來也開始思考在事業方面可以有何突破。

小孩的成長給我帶來極大的衝擊,我在思考,到底現在的小孩需要怎樣的教育?/p>

coding education這個概念在海外非常流行,在美國,從比爾蓋茨到奧巴馬,都在推動大家學習寫程式。加上我自己本身有多年從事電腦工程及創業的經驗,於是我想到,這是一個極大的機會。

問題是,要開拓這樣一個新興市場,談何容易!

既沒有現成的案例可以參考,又難以找到合適的老師和教材,而且更爲困難的是,要說服家長coding education的意義。

我自己研究了國外一些相關的coding education培訓系統,並且邀請一些大學教授及多年從事中小學ICT教育的老師一起組成了一個顧問團隊,加上我自身作為一個父親及有豐富的商業管理經驗,擬定了一套商業計劃及設計了一套集外國經驗及本地所需的教程。

GL:什麼是程式教育?它跟日常使用電腦有何區別?

John:很多人會以爲coding就是打電腦,但其實不是。coding其實是一個邏輯思考的過程,是需要學習的一種技能,而且即使你年齡再小,也是可以學得到的。

我們大多數人的思維都是非常凌亂的,但通過程式教育的學習,你的邏輯思維能力可以得到加強,你想問題會變得更加有條理,一步一步地去想,並且可以清晰得表達出前後的因果關係。所以說,程式教育最終要帶給學習者的是「computational thinking」,也就是「計算思維」,而這樣的思維能力在21世紀將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

GL:可否簡介介紹一下目前Koding Kingdom的發展狀態?

John:目前我們有四個教學點,分別位於數碼港、太子、天后、鑽石山。我們有十多位兼職老師,另外還有三位全職同事。

Koding Kingdom目前有一些叫做「computational thinking」的課程,專門面向4-6歲的小孩子,幫助他們培養計算思維的能力。更進階一點,有基於Scratch, Minecraft等軟件工具的教學。假如是中學生,我們還有一些入門的Swift語言課程,孩子參加完該課程之後,更有機會寫出一個app,經過App Store批准後,更有可能被廣泛下載和使用,對於學生來講可以極大地提升其自信心。

GL:在香港推廣coding education有何難處?

John:最爲困難之處在於說服家長接受這樣的理念,尤其是說服孩子的母親接受這個新理念。非常幸運的是,我自身的背景就是IT,而且我自己也有小孩子,與家長進行溝通的時候更具說服力。一旦有家長帶孩子參加了我們的課程,她們通常會非常喜歡,然後就會推薦給她們的親戚朋友。於是過去兩年我們幾乎沒有花錢登報紙或電視廣告,主要是通過口碑傳播來贏得客路。

GL:你們怎樣教小孩?

John:小孩生性好動,所以我們採取了一種稱之爲4C的方法來進行教學。

4C的意思是:

  • Construct,要求學生完成一個有趣的集作,而不是只學習理論。
  • Conceptualize,完成集作後,討論集作中一些編程概念上的問題。
  • Customize,要求學生在集作中加上有自己風格的元素。
  • Create,最後,學生可以自由發揮,創作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習作。

成年人學習coding,通常是從理論開始,然後一步一步地去做練習,最後也許到畢業都未必會有一個自己做出來的作品。但小孩不一樣,小孩的注意力非常短暫,必須給予他們及時的反饋,於是小孩學coding的方式就顛倒過來,從創作作品開始,在創作的過程當中慢慢地學會相關的概念和原理,那些理論反而不是最主要的東西。

GL:你們怎樣培訓老師?

John:老師就更爲重要了。因爲不是隨便找一個「電腦神童」就能勝任教小朋友的工作。我們認爲,理想的coding教師應該是有很強的自我驅動力,能夠與小孩融洽相處並且懂得一點計算思維。對於這樣的老師,我們願意開出比市場其他補習班更高的價錢去聘請。

GL:程式教育是不是只有中產家庭的孩子才能享受?基層家庭的孩子怎麼辦?

John:我們目前大部分學生確實是來自中產家庭,但假如有基層家庭的孩子有興趣學習,我們也會爲他們做一些免費的課程,因爲我們最終希望縮短數碼鴻溝。

另外非常有趣的一個現象是,在同一個課堂上,你既可以看到來自國際學校的孩子,也有本地學校的孩子,他們在一起學習,本地學校的孩子不會覺得自己比國際學校的孩子學得慢,而且課堂的環境使得他們可以相互學習,這是在其他地方沒有的。

GL:從事程式教育的這段創業經歷,你有何得着?

John:得着很多,主要是三方面:

一、成功探索到coding education的一個可行的商業模式

二、獲得了家長的認同

其實家長的態度基本上都是從一開始的懷疑到後來的接受再到後來主動送孩子來上課,看到這樣一種家長態度的轉變是非常令人鼓舞的。

三、在自己創業過程中也輔導了一班年輕人創業

香港現在很多年輕人覺得自己懷才不遇,但實質上是缺乏膽識。他們沒有認識到,整個世界的遊戲規則都已經發生了變化,但他們很多時候完全看不到這種變化。。。

GL:你最喜歡讀什麼書?

John:現在讀書比較少,但每週會堅持看英國Economist雜誌。另外我看得比較多的是歷史,因爲我相信歷史可以教會我們很多東西。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