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義資本主義(二)

很多朋友開始投身社企是因爲對資本主義本身產生懷疑,希望從更關注個體的社企方面入手,以求解決社會問題。Good Lab 也有一些會員近期開始組織讀書會,探討資本主義之未來。但面對複雜的社會問題,顯然不能單靠一個機構或者個人可以解決,需要多方通力合作。經歷了金融危機之後,越來越多人開始對資本主義本身進行反思,重新評估其意義。我們將一連四期介紹牛津大學新經濟思想研究所(Institute for New Economic Thinking)總監 Eric Beinhocker 以及風險投資人 Nick Hanauer 關於反思資本主義的一篇文章,希望可以給大家帶來一些新的視角,重新看待資本主義本身,進而更好的利用這一制度去創造更多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案。

原文在此

以下是中文翻譯之第二部分,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先讀第一部分

重新定義繁榮

我們大多數人直覺認爲,一個社會越是有錢,這個社會就必然會變得越繁榮。2013年,美國家庭的平均可支配收入是三萬八千零一美金,而加拿大的家庭平均可支配收入是兩萬八千一百九十四美金。因此,人們認爲,美國比加拿大更爲繁榮。

但是,我們只需做一個思想實驗就可以證明繁榮僅僅與金錢相關這個觀點是錯誤的。設想一下,你的收入是三萬八千零一美金,但是你和以狩獵爲生的Yanomami族人生活在孤立的巴西熱帶雨林裏。你很容易就會成爲Yanomami族人當中最有錢的一位(他們實際上不使用金錢,但是人類學家估計,他們每年的花費大概是90美金)。但是,你依然會感覺,跟一般美國人相比,你依然是非常貧窮。哪怕你修好了你的草屋,購買了村裏最好的籃子,吃過Yanomami最美味的食物,但所有這些都不會給你帶來抗生素、冷氣或者一張舒適的牀。但即使是美國最窮的人也可以享有這些代表小康生活的重要元素。

因此,人類社會當中的繁榮不能只是從金錢的角度去衡量,比如收入或者財富。一個社會的繁榮的指標,是這個社會累積了多少解決方案,可以用來解決人類遇到的問題。

這些解決方案可以是極爲平淡(比如讓薯片變得更爽脆),也可以是非常深刻(比如針對某些致命疾病的治療)。最終,衡量一個社會財富的指標是這個社會可以解決的人類遇到的問題的多寡,以及該社會的民衆是否可以輕易地獲得這些解決方案。現代零售商店的每一件物品,都可以看作是解決某個人類遇到的問題的方案,例如,飲食、衣着、娛樂、更舒適的家居,等等。假如我們有更多以及更好的解決方案,我們就變得更加繁榮。

重新定義增長

Image Credit: wheatfiels / flickr

Image Credit: wheatfiels / flickr

我們通常都是用GDP這樣的詞彙來描述增長,雖然最近人們已經經常批評說這一指標並不適合作爲衡量進步的指標。而爲了衡量包括環境破壞、未支薪工作、技術帶來的進步以及人力資本本身的發展等傳統不被GDP所涵蓋的指標,人們已經有許多的嘗試。

我們認爲,GDP最大的問題在於,這一指標並不能反映增長如何給大多數人的現實生活帶來切實而且可體驗的改變。在美國,過去三十年,GDP增長到了原來的三倍以上。雖然這樣的增長大部分是集中在收入最高的人群,但整個社會的人都從技術進步中得到了好處(比如,汽車變得更加安全,出現了全新的醫療手段以及智能手機)。另外一些變化,則伴隨着人們無法預估的連帶效果而出現(例如,很多知識型工作者因爲全天候聯網而感到的壓力)。對於大部分人來講,生活是變得更好了還是更壞了?增長所帶來的福利是如何分配的?GDP並不能回答這些問題。

假如我們要看到增長這一概念的重要意義,它就必須要代表人們切實感受到的生活體驗上的改善。假如說一個社會的繁榮指的是這個社會能夠提供的解決人類問題的方案的多少,那麼增長就不能以簡單的GDP的變化來衡量。相反,它一定是一個新的指標,可以衡量有多少新的解決方案可以應對人類面臨的問題。

當一個人能夠從擔心因爲感染鼻竇炎而致死去到獲得可以救命的抗生素,這就是增長(growth)。某一天還在熱氣當中汗流浹背,然後有機會用上了冷氣,這就是增長。從長距離旅行需要依賴步行到可以驅車前往,這就是增長。從圖書館搜索到透過手中的智能電話即可獲得全世界的資訊,這也是增長。

我們該怎樣理解增長?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它看作是可以用來解決人類問題的解決方案在質量以及便利獲取這兩方面的增多。不同的問題其重要程度不同,因此新的關於增長的觀點必須要考慮到這一點,比如,找到治療癌症的藥的重要性就高於很多其他產品創新的重要性。但總體而言,經濟增長就是使得我們的生活得以改善的實際體驗。

這一點與其他關於增長的替代性量度指標不一樣。比如,研究發現,GDP增長並不會必然導致快樂的增長。不丹就開發出自己的一套國民快樂指數(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Index)。同樣的,聯合國也基於Amartya Sen的人類能力以及自由的理論,開發出了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我們兩位作者建議一個介乎GDP以及上述幾個指數之間的量化指標。與GDP類似的是,它衡量的是物質層面的繁榮程度。但它比GDP更爲深刻地思考物質繁盛的本質。

那麼,解決方案出現以及普及的速度是否可以被量化?雖然還沒有人嘗試過這方面的測量,我們相信它是可行的。通貨膨脹量度的是一個家庭所消耗的日用品以及服務這一籃子物品的價格變化。類似地,我們也有可能看到這個籃子裏的物品本身隨着時間流逝而發生了什麼變化,或者是它們會因爲國家或者收入程度的差異而有所差異。人們可以獲取怎樣的食物、住房、衣服、交通、醫療、教育、休閒和娛樂?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