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香港」2015| 第三節/階級與世代:共享經濟的參與門檻

我們經常引用uber、airbnb或者lyft為共享經濟的例子。然而,正正是這些例子,社會產生了一個錯覺,認為共享經濟是花得起的玩意,是新公司的經營模式。

其實,草根階層一向也有分享物品和服務的習慣,減少購買,只是我們較少提及。共享經濟理應全民參與,無分群體。

10月8日,Good Lab舉行第三節「共享城市」講座,請來幾位朋友,分享如何透過墟市,地區活動和自造空間,實踐共享理念。

見光墟:日頭空地搞墟市

深水埗在八月舉行「見光墟」,在深水埗海壇街及九江街交界空地設置地攤,售賣二手物品。這是關注綜援低收入家庭聯盟和當區街坊的爭取成果。聯盟幹事李國權形容,這是有別於過往著重爭取政府福利和補助,而是協助街坊開創新生計。這是善用閒置空間和二手交易的例子。

平時我們也見到深水埗有不少地攤,不論日夜。然而,街坊開檔時提心吊膽,因為這是不合法。「現在他們是無牌經營,食環署會驅趕他們,縱使財物被偷竊,被人欺負也不敢報警。他們覺得做事『唔見得光』。」阿權說。因此,這些墟市只能在午夜或清晨時候出現。他和同事認為,墟市是街坊幫補收入的方法,而且是靠雙手賺錢。聯盟於是提議成立合法墟市。

兩者相似之處,是面對政府部門的重重障礙。過往康文署不接納舉辦墟市的申請,但又不會透露原因。面對民間不斷的訴求,食物及衛生局答允統籌設立墟市的工作。之後聯盟決定開展由下而上的社區規劃方案,務求取得區議會和各政府部門共識。

_DSC2093

阿權指出,區議會不太反對墟市,但要視乎居民有多支持,以及有沒有地方。他跟街坊做社區考察時,發現有不少空地和空置的建築物,例如十年也沒有使用的學校,露天停車場和很寬的路面。

最終他們選定了海壇街及九江街交界空地,在八月的星期天舉辦合法,安全的「見光墟」。未來他們會繼續申請在不同地方申請舉辦,長遠爭取長期和穩定的墟市

(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網)

他笑言,在區議會這個平台,聯盟和街坊終於知道,符合營辦墟市條件多不勝數,也因此推敲出過往申請失敗的原因。例如要徵詢廉政公署,防止出現貪污;要做嘈音測試;要做好防暑措施等等。

天姿作圍:開創社區經濟,善用街坊技能

如果見光墟是建立二手物品交易和善用閒置空間的例子,那麼天姿作圍就是建立人際網絡,善用勞動才能的例子,重構食物生產消費鏈的例子。

天姿作圍在去年成立,是紮根天水圍的社區經濟計劃,參加者大部份是在該區生活,沒有全職工作的婦女。組織在輞井村租用 7,000 呎農地,種植本土有機蔬果,然後銷售,出席講座的珍美是其中一位參與者。她又和街坊在悅貴樓的地下,製作小型食物加工,例如浸酒,浸鹹蛋。她說:「我一星期兩次學耕種,又在天秀墟賣瓜菜蜜糖有機食物。從中賺取時分券幫補家計。」

(圖片來源:天姿作圍‧關綜聯天水圍社區經濟計劃facebook專頁)

計劃的重點,是買賣農作物、食品和日用品時,是以現金加上時分券交易。那麼街坊購物時就可以較便宜,而且多考慮勞動價值。運用社區貨幣,同時可以推動建立社區網絡,以及生產者和消費者網絡。

_DSC2094

組織幹事范沛縈指出,天水圍的婦女,往往不容易外出找工作,一來要照顧家庭,很多時候未能找配合家庭的工作,二來交通費貴,交通時間長。但她們仍然有不少技能,社區經濟可以發揮她們所長,投入的時間也較彈性。

她補充,計劃面對各種各項挑戰,例如農地租金低於市價,現在依靠基金資助計劃。即使生意規模擴大,他們又要考慮存倉和食物生產場所,除了要預備至少十萬元,還要張羅地方。珍美分享,當他們提議在日後的洪水橋新市鎮預留地方給食物生產中心,規劃署官員「敷衍」他們。

城西關注組:社區規劃,人人傾,喺街傾

在城西關注組眼中,街道是用來交流社區議題意見,以及舉辦居民活動。

城西關注組搞手是青年人,但關心的西營盤,是香港的舊社區。我們很自然,如何觸動他們關心社區呢?

他們不滿社區重建漠視居民需要。

港鐵延伸至港島西,帶動這個舊區發展。舊樓重建,區外居民搬入,商鋪住宅加租,隨之而來。關注組不是要急凍城西,拒絕所有發展,但主張居民「一起參與社區規劃及發展過程,共同譜寫西營盤的生活故事」。

_DSC2101

成員Willis稱,組織成立,緣自一個重建項目,把德星里一列位處休憩用地,七幢高兩層的舊樓,變成一幢28層樓的住宅大廈,而且建成後,得一面有窗。他和一些街坊認為規劃有問題,又沒有好好通知街土方,所以他們設街站,告訴街坊有此申請,又在facebook成立群組,製作懶人包發放訊息,希望合力反對申請。

建樓計劃慢了下來。關注組思考下一步工作,不要被重建計劃牽著走。關注組另一位成員Vince說,西環街坊臥虎藏龍。例如有街坊收藏地圖,關注組就把地圖印成一幅橫額。街坊圍著它講舊事。Vince解釋:「我們在每個活動之後,與街坊閒聊。當我們發現彼此理念相同,我們就邀他們來幫忙,盡展所長。解說樹木的街坊,現正製作城西樹木地圖,方便監察和認養樹木。」

他們又舉辦社區學堂,找街坊分享社區知識,例如認識石牆樹(當時樹還健在),探討重建項目,玻璃酒樽回收等。活動的特點,是在戶外,在街上進行,不刻意事先向政府申請,「攤張嘢就開波」。

(圖片來源:城西關注組facebook專頁)

除了比較硬的行動,關注組又設計有趣活動,例如西環飲食團,投票當區好味食肆,以及鬼故團。他們多謝街坊抽時間參與。

現時他們諮詢街坊,如何活用空置十年的西營盤街市頂層。他們再次做社區規劃,擺街站。另外他們想辦區報,接觸不用facebook的人。

MakerBay:共享工具、共享空間、共享創作

MakerBay同樣提倡的共享技術和空間。這是個自造者空間(makers’ space)。這個6,500平方呎的工廠大廈單位,設置不同種類的工具和機器,包括鋸木機、鋸鐵機、鐳射切割機、3D打印機,參加者可以把天馬行空的意念,製成產品。

這個單位是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使用者可以租辦公桌,與行家互相交流心得。這個單位也是個教室,兒童、學生和家庭可以學習design thinking,學習使用機器,弄機械人、砌模型。

MakerBay 採取收費會員制度,但會酌量減免學生或低收入人士的會費,鼓勵他們參與。

_DSC2105

機構總經理程德欣(Fiona)稱,makerspace 整個概念是源自開源軟件和開源硬件運動。開源軟件是「軟體的版權持有人在軟體協定的規定之下,保留一部分權利並允許使用者學習、修改、增進提高這款軟體的品質」。同理,開源硬件是指在取得許可證後,公開硬體設計,如「電路圖、材料清單和電路板布局資料」然後人家會改進其設計,並把改善後的產品再分享。Maker Bay承繼這些理念,所有製成品也是開源。開源,正是推動共享經濟的重要元素。

Fiona舉了一些Maker Bay的製成品,包括風能小車,拼合輪椅和三輪車的廉價電輪椅。他們又邀請難民製作傢俬,再轉贈至低收入家庭。

在這個概念下,創作產品,不需要獲取艱深的專業資格,或者學懂所有製作知識,真正做到「集腋成裘」。Fiona 說:「人人也可以做makers。」

(圖片來源:MakerBay facebook專頁)

由共享經濟至共享社會

當基層參與共享經濟,主要障礙來自政策。見光墟和天姿作圍難以覓地開展墟市和食物生產場所,其他政府部門不積極配合。這兩個組織和街坊正在想辦法延續自主經濟。城西關注組推動善用公共空間和民主規劃,MakerBay推動自造產品,開源設計和共享工作空間,突破政策和制度框框,長遠實踐決策民主化:決定社區和生產的能力,不再集中於少數生產者和技術官僚。大家積極推進共享經濟,其實也在推進共享社會。

過往講座文字記錄

「共享香港」2015 第二節 物聯網革命與共享經濟

「共享香港」2015 第一節 台北香港:共享街角新搞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