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香港」2015 第四節「從點對點到普惠金融」

新圖片

「共享香港」2015 第四節「從點對點到普惠金融」嘉賓講者,左起:Sam Yip、李家達、馮秉章。右方是主持黃元山。

我們應如何理解P2P借貸、P2P交易、眾籌等新型金融模式?籠統地說,這些方式是移離傳統金融制度,依靠大型銀行,財務公司,投資機構等中介,轉而人對人,社群形式交易,同時令這類交易更容易,更多人有機會參與。這是推進共享經濟/合作經濟的重要一步。

香港和世界各地越來越盛行這些交易,原因有二。一方面,在金融海嘯後,監管融資條款趨嚴,中小型金融機構借款日益困難,於是尋求另類融資方法。另一方面,人們對大型金融機構信心漸減,希望掌握金錢去向,而並非任由銀行決定。他們轉而投資有前景的項目,甚或有社會效益的項目。

隨著互聯網、社交網絡和網上交易系統發展成熟,人際連繫更容易,供求雙方更易撮合。

香港也亦步亦趨。Good Lab 在11月12日舉行「共享香港:從點對點到普惠金融」,請來眾籌網站Umadx、互聯網借貸公司WeLab和雲端POS零售系統Bindo的代表分享。主持是中文大學全球政治經濟社會科學碩士課程客席講師黃元山。

Umadx:集資、集氣、圓夢

Umadx 是本土眾籌平台,成立約一年。傳訊及市務總監馮秉章(Frankie)解釋,名字意思是yoU Make A Dream。希望人們透過眾籌實踐夢想。公司標誌也表達聚點成形的意思。平台希望人人做多一點,令香港再次重視創意創新。

香港和世界也有不同眾籌平台,Umadx有何特色?Frankie指,網站接納一些很初步的意念,其他網站讀者或者朋友可以給意見,增添社交元素:「如果你有興趣,但又未願意支持計劃(back),那就可以挑選「Watch」,例如當募資去到八九成,或者就截止,系統會通知你來看看。系統歡迎各個用戶互相交流。」

另一個特色,平台有兩層募資目標,即使未籌足全額,只要達到最低目標,也可以取款進行計劃。這是跟其他眾籌網站不同:「例如做手作,不必完成一萬件,一百件也行,可以kickstart部份。」

Frankie強調集資,同時要集氣,吸引外界注意,宣傳計劃。網站會宣傳好的故事,又會做search engine marketing,social marketing等。上月首架本地組裝小型飛機起機「Inspiration」,也曾在Umadx募款,雖然未達標,但宣傳效果很好。

一般來說,集資有幾項形式:借貸、換取股份、慈善籌款和贈送物品回報。Kickstarter和Indiegogo以贈送物品給支持者。很多助人實現理想的計劃其實是做慈善,不求回報。在香港,若群眾集資活動涉及向公眾作出購買證券(包括股份)的要約,可能受法例管制,僅容許針對個別人士的募資。

報章早前提及,在互聯網世界,私下與公開的界線愈來愈模糊,尋找投資者越來越容易。政府或許需要審視法例能否追上時代步伐。

WeLab:借貸不用經銀行,自訂條款,有益雙方

用另一個角度理解,P2P借貸也是一種借貸形式的眾籌。WeLab的產品及風險主管李家達(Tat)比較P2P借貸為何較傳統銀行或財務公司優勝。

他舉例,貸存的利息差是銀行主要收入來源。銀行用較低息率回報客戶存款(例如年利率1%),放款給借款人時用高息(例如年利率15%)。銀行賺取息差,當中支付租金、薪金、硬件成本、宣傳等營運開支。此外,銀行要為欠債撥備。結果銀行可能只賺取二至三厘利息。整個制度不夠效率,而且不利貸存雙方。

P2P借貸的有幾個好處:

一、減少中介有錢的人可以直接貸款,收取較銀行存款高的回報,例如年利率10%。借款人可以支付較低的利息,例如年利率12%,因為P2P借貸平台的成本遠較銀行低。此外,借款人可以不用面對銀行多重人手,可以在辦公時間外借款,甚至在網絡完成認證手續,不用親身到分行處理。除了個人,P2P借貸也有利初創企業小額借款,且息率較銀行低。有些貸款人更會願意貸款給有社會效益的企業。

更重要的是,貸方可以分攤和減少風險。例如,將一筆十萬元的貸款分給一千位借款者,每一份一百元,賴帳比率比借給單一借款者低。也因為經營成本較低,借貸公司不必只找大額借款的生意,賺取較大邊際利潤。

二、在外國,貨款人可以選擇借款對象,或者挑選借款人的準則。P2P借貸公司會投放資源建立借款人數據及網上保安。它們計算借款人風險的方法,除了運用借款人背景資料外,還會透過社交網站和網上行為評估。「例如網上填申請表,只用大楷或小楷,比用大小楷的人,風險較高。半夜提交申請表的人,信貸記錄也差一點。」「如果借款人的facebook朋友越多,以及越活躍,他/她的欠債機會較低。」如果借款人的風險較低,利息也會較低。

三、資金運用更靈活。金融海嘯後,國際金融監管機構和政府要求銀行提升資本充足率,這會減低銀行貸款的數額,這也間接提高P2P借貸的競爭力。

P2P借貸正在改變全球,統計顯示,中國、英國和美國是主要市場。在2014年,英國透過P2P借貸平台借出13億英鎊,約為2013年的三倍。

WeLab在2013年成立,創辦人龍沛智接受報章訪問時指出,去年九月於內地推出手機P2P借貸平台「我來貸」,主攻優質大學生的小額貸款。我來貸與香港的WeLend的不同之處,前者是P2P平台,以配對放債人及借債人,WeLend則以自己公司名義放債。他指「香港不需要去到Mass Market to Mass Market,也可以支持到業務」,因此寧願把資源發展風險管理及科技,而不花資源開拓P2P。

有人會擔心P2P借貸機構會掌握更多借款人記錄,會否令更多有需要的人借不到錢。Tat認為不會,因為機構更擔心沒有信貸記錄的,因為評估不到風險,而社交網絡的資料變得有用。 

主持黃元山也提出,現在越來越多放款人來自對沖基金和專業投資者(另有報導指傳統銀行購入借款),會否收編P2P放貸行業?Tat不大認同,只要容許小投資者進場,個體仍可投資,問題不大。

Bindo:大數據更能捕捉客戶喜好

Bindo 是一個給食肆和零售店鋪的雲端銷售點終端(POS)系統。公司業務發展總監Sam Yip介紹,整個系統透過iPad連接收銀機,即時更新庫存管理。系統又儲存客戶的選購及銷售記錄,商舖可以分析數據,改善銷售策略。

Bindo在2011年成立,總部設於紐約,後來擴展業務至香港。

Sam 舉了幾個例子解釋Bindo如何超越以往POS系統。除了分析會員過往平均消費,購物次數,系統更可從客戶一個不為意的時刻收集消費資料:預留座位用膳。當我們訂位,我們會留下電話,Bindo會建立一個戶口。如果我們之後再到該食肆,食肆會提醒客戶,如果那刻成為會員,便可納入上次消費,享用更多優惠。這會吸引更多人成為食肆會員。透過電腦記錄,客戶也不用依靠會員卡。

跟P2P借貸的例子相若,商戶如果採用Bindo POS,而客戶如果透過facebook等社交網絡進行網上預訂或購物,商戶將取得客戶社交資訊,改善日後銷隻策略。

由於信用卡交易是透過iPad進行,商戶就可以儲存信用卡用戶購物的資料,而非過往,數據只存在信用卡公司裡。

讀者可能發問,Bindo的服務好像對大商戶較有用。Sam指出,Bindo正在開發幫助客戶尋找地區商戶,購買小店產品的Bindo Market。日後我們運用Bindo的手機應用程式搜索產品,而且可以知道附近的哪家店有存貨,在手機購買後,當天透過速遞收貨。同樣,商戶會即時更新貨物存量。

問及Bindo和商戶會否取去顧客大量私隱資訊,Sam 表示這問題很tricky(吊詭),現時很多網站有很多plugin,記錄我們的上網記錄。法例也難以規管。

結語

眾籌和P2P借貸等新的金融交易和融資方法,好處是減少中介機構影響,而且令更多個人和小型初創企業取得資金。當然,大前提是借貸雙方,供求雙方要有信任,例如定期還錢,或者眾籌成功的單位要如期製造產品。

另外,正如前述,我們要注意這些平台或者電腦系統,大量利用網民日常生活資訊分析,既為客戶訂出最適切的借貸和計劃方案,同時透過廣告等媒介,影響客戶的消費行為。我們需要思考如何平衡網民的好處與風險,法例應如何適應互聯網金融,同時不致扼殺共享經濟/合作經濟。

—————————————-

過往講座文字記錄

「共享香港」2015 第二節 物聯網革命與共享經濟

「共享香港」2015 第一節 台北香港:共享街角新搞作

「共享香港」2015| 第三節 階級與世代:共享經濟的參與門檻

Some content on this page was disabled on 22/09/2016 as a result of a DMCA takedown notice from Morgan Stanley. You can learn more about the DMCA here:

https://en.support.wordpress.com/copyright-and-the-dmc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