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香港」2015 第五節 邁向共享的經濟日常講座記錄

sharing hk 5th salon

第五節「共享香港」嘉賓為柯佳列(左一)、梁懷宇(左二)、馬慶堂(左三)、黃景龍(左四)、黃英琦(左五)。主持為阮耀啟(右一)。

參與共享經濟,其實唔難。

第五節「共享香港」講座,請來五位嘉賓,分享一般人如何在日常生活履行共享經濟,鼓勵營造共同價值,以及如何啟動轉變。

Around 共享資源 建立鄰里網絡

Around是一個鄰里生活交流站,透過互聯網連結鄰里網絡,共享資源。

黃景龍(Anthony)去年跟伙伴創立myflat.hk,後來改名為Around。

samsungiphone_chi

Around Neighbours 的手機版面。(圖片來自 Around Neighbours 網頁。)

Around現時有兩個手機應用程式。Around Neighbour提供地區布告板和屋苑佈告板,用戶接收和發布資訊,例如分享技能,買賣物品,尋找補習老師,組織地區活動,尋找鐘點清潔,放盤,以及當義工等。平台依照居住地區或屋苑,把用戶分到不同網絡群組。用戶登入後就可聯繫其他同樣已登記的鄰居。

Around Points就能為用戶提供生活資訊,例如用戶想買數碼相機,程式顯示相關商鋪地址,甚至儲積分換獎賞。

Anthony相信,很多東西其實在社區可以找到,但居民往往需要長時間才能混熟:「Around 嘗試幫助城市人迅速解決家居問題,有問題就找App,不一定找大企業解決。」

Gaifong App 在鄰里網絡共享資源 減少買賣

如果說Around是透過互聯網和共享地區資源建立鄰里網絡,那麼gaifong app就剛好倒轉,透過互聯網,方便在地區租借物品(通常以日租計算),減少買賣,善用閒置資源。這個App在去年11月成立,一年來累積6,500位用戶,2,300項物品。

用戶透過App搜尋住所附近其他用戶上載的物品,合意的話就可向物主徵求。電子產品、廚具和旅遊書是熱門物品。最貴的物品是勞力士手錶、3D打印機和航拍機等。

Gaifong App的收入,來自用戶上載物品時收取的行政費用。

創辦人梁懷宇(Elilot)大學畢業後做環保研究。他發覺主流的環保倡議,也是圍繞用再生能源或者減少需要消耗,但少人想出方法,既減少消費同時不影響生活質素,所以想出租借物品這條路。

untitled-1_btbgjh

gaifongapp的手機版面。(圖片來自Gaifong App網頁。)

Elliot認為平台的挑戰來自三項範疇:

一、選擇。團隊正研發open request功能,如果用戶需要一部指定型號相機,但附近大廈沒有,程式就會發出訊息給方圓一公里用戶。有興趣用戶可以聯絡借方,養成租借習慣。

二、風險。物件損壞,租借雙方誰應負責,平台要否牽涉其中?還到極端例子,例如單位被燒掉,怎樣處理?Elliot尋求解決方法。他和團隊參考 airbnb 做法,替物品買保險,減低風險。

三、質素。Elliot坦言希望租借的物品能吸引用戶,所以團隊構思把物品聯繫物主的Instagram,避免用戶隨隨便便添加物品。

Elliot 希望整個程式可以擴大規模,未來複製至其他城市。

藍屋保育 地方共享 民主規劃

透過藍屋的故事,黃英琦(Ada)帶觀眾描繪社區空間共享的藍圖。她參與「We嘩藍屋督導委員會」,成員包括藍屋居民、社區組織代表和專業人士。

藍屋保育計劃是首個採用「留屋留人」來保育建築群的計劃。Ada慨歎,香港市區重建潮流是「不見了」的潮流,只會舊歷史建築物拆掉,失去了很多,才有藍屋計劃。

「藍屋」是在灣仔石水渠街的唐樓,包括「藍屋」、「黃屋」和「橙屋」。整個保育旅程漫長。2006年,藍屋居民成立組織,在專業人士和社區組織協助下,共同決定建築群未來用途,透過社區導賞和口述歷史,吸引區外街坊和媒體關注。2007年底開始,他們跟政府商討。2010年,他們勝出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正式開啟保育計劃。

We嘩藍屋督導委員會兼顧四項目標,文物保育、社區參與、地區連繫和藝術文化,務求達致活保育,不要只剩下冷冰冰的舊建築。

12265785_966507543407521_5932036950862968981_o

We 嘩藍屋活動照片。(圖片來自 We嘩藍屋facebook 專頁)

委員會運用不同策略連結藍屋和外界。香港故事館對公眾人士提供導賞和展覽,社區經濟計劃的對象是灣仔社區人士,由街坊主導營運,促進社區互助,例如物品互換和借用。藍屋管理委員會則設立「好鄰居」計劃,吸納區外居民。

Ada稱,好鄰居計劃共有12個單位,可以為藍屋帶來租金收入,以及新的社會網絡。如果你是傳統工藝匠,專業人士,藝術文化工作者,社會企業家,而且願意分享才能,參與管理,歡迎你來加入計劃,共享共創。

藍屋保育旅程仍未完成,Ada期望,計劃日後可供其他舊樓保育參考。

綠腳丫 不用上playgroup 家長和社區就是教育小孩的能手

「綠腳丫」是一個親子讀書會,同時鼓勵家庭合作策劃活動凝聚社區網絡。早前推出的「童書入社區」活動,與小店、餐廳合作,協議放置兒童書籍。家庭可以隨時隨地閱讀,拋開壓力,自由學習。

如果綠腳丫一直發展下去,最終會改革教育和親子方式。他們把教育帶回家庭和社區,善用社區閒置地方,而且一步步脫離商品化。

創辦人柯佳列(Kenny)輕易舉了一堆例子。他們的「童樂合作社」,用本地切木廠的木做積木給兒童玩,向本地農夫租地,休耕期間辦活動。現在已是第三屆了。

他們租用工廠大廈6,500平方呎天台做農場,建立「大地廚房」,邊弄餐邊做食物教育。

他們利用食肆下午「落場」時間,成立共讀小組,中產和基層婦女互相學習,廚房做烘焙讀書會。半年後康文署邀請他們到場館舉辦。

11887830_809663042477858_5911529494446432515_n

餐廳也是親子空間。(圖片來自綠腳丫的facebook專頁)

綠腳丫的溝通媒介是繪本,藉繪本裡面的故事,帶孩子思考人與土地、自然的關係。他們邀請餐廳、髮型屋、診所、游泳池放置繪本,共有一百個點。小店不需負責書的損壞,只要答應提供地方放書本便何,綠腳丫還會每三個月換書。

他們發現兒童樂在其中,而大部份活動的花費不多。只要動動腦,主動接觸社區,兒童的課餘活動,不需交給昂貴的playgroup代勞。

在運作過程中,Kenny再一次佩服家長網絡十分強,例如綠腳丫早前辦了個成立讀書會的簡介會,很快家長透過Whatsapp group催生十多個地區讀書會。家長和社區婦女既是活動用家,也是活動能手。

儲蓄互助社 遺忘了的小額儲蓄借貸方法

我們在上回講座探討P2P金融,包括眾籌和點對點借貸,期望這類協作消費(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模式,推動金融民主化,離開大型銀行系統。其實,儲蓄互助社(credit union)是P2P金融的原始版本,依靠行業或社區籌集資金和進行借貸。P2P金融則加入金融科技和線上社交元素。

馬慶堂(William)是香港儲蓄互助社的活字典。早於1968年,他已成為聖雲仙儲蓄互助社的創會成員,至今已是47個年頭。截至2015年中,互助社有462多位社員及資產1,200萬元。

跟銀行和財務公司不同,互助社不牟利,但也不是慈善機構,互助社定期派發利息作回報,社員也可透過低息貸款周轉資金。William總結五個核心價值:自助互助、民主參與(無論股金多少、社員也是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經濟倫理、教育社員和關懷社區。

香港是世界互助社運動的一肙。在2014年度,全球約有57,000個互助社,2.17億會員,遍及105個國家和地區。社員股金約1.4萬億美元,貨款約1.2萬億美元。

Day2Day-01

香港儲蓄互助社協會去年九月出席曼谷一個儲蓄互助社論壇。(圖片來自該會網頁

香港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盛行互助社,但近年面對承傳問題。現時互助社以行業和職業為主,例如中文大學教職員警務人員等。直至2014年,香港有43個儲蓄互助社,逾81,000名社員,股金約98億港元。

William觀察到五個發展難處:社員人數下降,老化、不少社員已非活躍、貸款數目減少和社區滲透率低。他特別指出市區重建和城市化正在打散社員網絡。

如果儲蓄互助社能夠復興,我們可以期望每個社區的金錢也留在社區。

 

共享最佳的例子,莫過於圖書館和互聯網,人們可以貢獻和取用資訊。以上的例子,是延伸這個概念至物品和服務。如果共享生活能夠遍地開花,我們會預見社群更能掌握集體資源的多寡和種類,甚至減少私有化和商品化,社群越趨自主。

 

過往講座文字記錄

「共享香港」2015 第四節「從點對點到普惠金融」

「共享香港」2015| 第三節 階級與世代:共享經濟的參與門檻

「共享香港」2015 第二節 物聯網革命與共享經濟

「共享香港」2015 第一節 台北香港:共享街角新搞作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