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vate my school --第三節「創新教育沙龍」文字記錄

創新學習,不代表要放棄學校,但學校必須改革,才能迎接挑戰。本節沙龍請來三家中小學代表,分享如何能在教育體制內作出創新,設法讓學校教育更適合學生的學習需要,令他們有更多空間發揮所長。

DSC_0748

第三節創新教育沙龍講者。左起: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校監黃英琦、中華基督教會公理高中書院創校校長夏劉婉容、救恩學校校長陳梁淑貞。右方為活動主持,教育燃新成員徐羅國彥。

救恩學校:認清學校目標,引進外地經驗

首先分享的是救恩學校的陳梁淑貞校長(Gloria)。她認為,考慮創新學習之前,首先要認清學校目標,例如做SWOT分析,進行三年發展計劃,與持份者分享學校「學習愛,愛學習」的願景,認同尊重、負責任和正向教育的方向。學校應以學生和學習為中心,並且勇於接受改變,結合東西方文化。她很開心學生態度很好,很喜歡上學,又很喜歡看書。

尊重和責任感是學校最主要的校規。學校實行校本課程,小一小二不用考試,又推行生命教育和正向教育。學校又改動設施,例如全校無線上網,加設新班房和設備,增添書本和電腦等。(相關內容可參考上節沙龍記錄。)

最值得介紹的是教職員定期出訪海外,學習其他地方的教學模式。他們曾到訪瑞典、芬蘭、德國、瑞士、加拿大和美國等。Gloria尤其讚賞北歐國家。

當天她播放國外交流的短片。她舉例,芬蘭學校的操場跟社區結合,社區人士都可以使用。當地教師地位與律師醫生同級,還有很多博物館和圖書館供學生自學。在瑞士,不少學校的教室在森林。學校探訪瑞典的小學,發現學生的手工藝、金工木工技巧了得,這是因為長輩有這類技能,在家教授。回港後,學校老師籌劃設計家政課,鼓勵學生動手學習。

救恩學校採納史丹福大學 Stanford Technology Ventures Program總監Tina Seelig博士的Innovation Engine Model,指創意包含六個元素。知識(Knowledge)、態度(Attitude)和想像力(Imagination)互相重疊,存在人的思想,屬於內在。文化(Culture)、生境(Habitat)和資源(Resources)則在外部,影響知識轉化為意念(Idea)的過程。外在環境影響我們如何思考,而思考反過來影響環境如何建立。

校長強調,學校只放精力於教授知識是錯誤,這樣就沒有空間創新,應該同時培育能力、興趣和需要,發揮想像力。

公理高中書院:職志教育,協助青年踏進職場

大部份學生就讀文法中學,但並不表示這個制度最適合他們。他們可能沒有選擇,擔心其他出路的結果更差,或者根本不知道有選擇,只能勉強升讀。直資學校中華基督教會公理高中書院開辦職志教育,採用雙軌學制,配合高中生的興趣和能力,幫助他們由校園走向工作世界,由青年進入成人社會。

創校校長夏劉婉容女士(Susan)介紹該校的專科課程。學生可以選擇香港中學文憑課程或者兩年制文憑課程。

中學文憑課程包括中英數、通識、生命教育、體育,以及兩科選修科目:旅遊與款待,企業、會計與財務概論,資訊及通訊科技,視覺藝術,科技與生活(服裝、成衣與紡織)或經濟。

至於兩年制文憑課程獲資歷架構認可,完成「款待與旅遊管理文憑」或「商業文憑」的學生,可獲資歷架構的第三級跟DSE同級。第二年加入「工作為本學習」課程。

實習課程包括校內模擬教學餐廳及實地工作實習。學生曾經到香港美酒佳餚巡禮服務參加者,又於大型哥爾夫球比賽活動款待賓客。學校的營商體驗計劃,包括每年學生競投及於年宵市場擺設攤位,引入Peter Drucker學院課程,撰寫營商計劃書等。

Susan特別感謝很多本地和外國工商界別提供實習名額,而學生大體表現滿意。學生從實習得到經驗,又回來分享。她舉例,有學生最初由品酒師,漸漸成為Wine captain。

她強調,學校沒有放棄學術。學科知識與職業訓練同樣重要,學校的特色,是帶領學生探索自己的性向、人格特質、興趣、價值觀等,協助學生計劃未來。

兆基創意書院:建立學生Portfolio,藝術尋夢

最後是黃英琦,她除了是Good Lab創辦人,也是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的校監。跟公理書院類似,兆基書院也推行雙軌制。這家直資學校於2006年成立,學生來自全港各地,不同家庭背景,也來自各個成績組別。共通點是,學生希望研習藝術尋夢,發展藝術為升學及就業目標。

書院的香港中學文憑(DSE)課程,除了中英數通識主修科,選修科以文化藝術科目為主。至於創意藝術文憑(DCA)課程,主修科為中文英文校本課程,還包括設計與視覺傳意、空間研習、電影與錄像藝術、表演藝術,為學生建立作品集(Portfolio),預備升學和就業。不少學生就拿著Portfolio往本地和外地大學進修,三成升讀學士學位課程、四成升讀高級文憑或其他課程、其餘三成工作,當電影製作,則師,或者各類自由工作者。

學校有三個小特點,一是每個學期的創作週(Project Week),學生能發表不同階段的藝術作品,之後有同學和老師會有批判,改善作品。二是校園設施方便練習、製作和表演,並設駐校藝術家、創作工場、創意產業實習計劃等支援,幫助學生發揮多元創意。三是一條特殊校規:遲到二十次要終止學籍。這條校規是由師生甚至校工投票決定,希望藉此建立自律習慣。Ada說,由於校規不是由上而下,是全民投票出來的,大家更有動力去跟從。自此之後,師生之間會相互提點。校規訂立以來,好像只有一位學生曾觸犯此規,並自行退學了。

學校相信,學生找到人生目標,比考好DSE更重要。

Ada告訴觀眾一個故事,學校選址確實前,需徵得九龍城區議會同意。怎料首次申請失敗,原因是部份區議員憂慮學生水平參差,拖垮該區名校形象。結果校方和教育局官員要調整申請文件,翌年再申請才獲通過。她說這反映社會當時仍對非主流學生有標籤。

家長和出身基層,不必然是創新阻力

今次活動有約八十名參加者,當中不少也讚賞三家學校能夠決意嘗試新學制。他們很有興趣如何克服阻力,例如,家長。

Gloria回應,家長也不是全皆守舊,抗拒新學制,有的家長認為過量考試只會扼殺童真和創意。Susan的經驗是,有些家長的確想扔掉兒女給學校,有些則源自兩代的誤會。她舉例,某年有位家長執意要兒子退學,因為每月花了大筆電話費,又很少回家。學校卻表示學生校內表現良好盡責。原來他醉心烹飪,擁有清晰目標及方向。後來她充當和事佬,讓學生與家人修好。學生畢業時,家長還特別多謝學校的支持。現在學生已拿了大學學位,在酒店業發展。Ada學校則遇到一些學生瞞著父母報讀該校,校長後來遊說家長支持子女選擇。

她們寄語家長和青年人,不應過份執著完成DSE和大學。現時的出路多了,而且獲更多人認同。

另一個困難是經濟背景。有觀眾問,基層學校是否較難推動創新呢?Gloria說好像救恩學校的私立學校,的確較容易決定資源分配,把大部份學費聘請教師,減低工作量,讓教師有更多空間專注於教學,也能在農曆新年期間到外地交流,持續吸收新知識,提升教學質素。同樣重要的是學校要接受不同意見,開放思維。另外,她也認為即使是基層學校,也有能力鼓勵學生有動力和自信。而經濟背景好的學校也可以跟基層學校交流,了解彼此處境。

說了這麼多外地的好,其實香港的教育絕非一文不值。Gloria就說瑞典的小學來港交流,稱讚香港的數學教育。Ada了解很多老師也在工餘時間教導學生,開解學生。她希望中學老師也可如大學老師一樣,每隔一段時間可以帶薪休假,學習新事物,見識更多。這也算是個創新,對嗎?

過往沙龍影片及文字記錄

第一節:創新。教育。未來

第二節:學習,跳出四面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