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企業的擴展之路-張凌瀚

近年香港的社企發展有顯著增長,歸功於國際對社企的關注,以及本地政府和各有關機構的鼎力支持和資金贊助,當中例子包括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舉辦的「香港社會企業挑戰賽」、社創基金,以至我負責的機構UnLtd,都為處於起步階段的社企提供支援。在種種有利因素和鼓勵之下,近年社企如雨後春荀般湧現。

(am730 轉載)

(English version, please refer to : Innovative pathways to scale)

innovation-2

創新企業初期一般會靠獲取起動資金去測試自己的意念和調整業務方向,起動資金介乎$5,000至$400,000不等,主要用於創業初期優化運作模式和協助企業在財政上得以延續。可惜靠這些起動資金並非長遠之計,我發現,企業經過首兩三年營運後,擴充發展的選擇變得十分有限,在此我們檢討一下社企擴展之路。

1.  創效投資

早年的熱門話題,但近期轉趨沉寂。原因是項目的交易規模和所需的查核評估,跟投資公司預期投資數目存在著差異,同時投資涉及條款不利於初成立的公司,雖然也有一心幫助初創企業的天使投資者,但只佔非常少數。創效投資在部分國家依然持續,特別在改善衛生或再生能源等方面仍有增長的空間;我的看法是,除非你主攻大陸或地區市場,否則很難藉創效投資拓展。

2.  公益創投補助金

鑑於市場上缺乏具投資價值的項目,有少數基金提供資金,主力幫助一些被認定為「未達投資標準」的項目達到持續發展的階段。這些被稱為「能力建設」(capacity building)的協助,除資金以外,還包括提供關鍵性聯絡、人際網絡、銷售渠道,從而扶助項目發展。Social Impact Partners利希慎基金也在這方面起了先導作用,例如兩者均扶助了Blue Sky Energy Technology這間節能顧問公司的發展和能力建設。

社會企業近年在本港發展蓬勃,從經營模式到提供的服務都日趨多元化。在香港,由政府、商界、學術界、NGO,以至私人慈善基金都為創業初期的社會企業提供起動資金和其他支援。但經過幾年營運之後,社會企業如要擴展業務,便得尋求其他財政支援。

3.貸款

以我所知不少公司負責人會以私人名義借貸,同時又大幅裁減薪金(甚至乾脆不領薪)為求繼續經營其社會企業。經驗中,大部分銀行因為搞不清社企的運作模式所以不輕易批出貸款,不過星展銀行在新加坡已向這方面邁進,可惜類似計劃還未正式在香港推行。

4.各種形式基金贊助

不少以提供服務和製造就業機會為主的社企都將未來發展寄託於基金的支持,會試圖以贏取合約或取得基金及政府撥款去持續經營,社企每一次得到資金支持便會獲得額外多幾年的營運時間。但資金的資助期通常不超過三年,之後還會獲得資助與否仍存變數,這種拓展方式缺乏保障。

5.自資及自然增長

意思是將所有的回報再重新投資到企業上,發展全靠公司的自然增長,這亦意味業務帶來的社會效益只能緩慢增長,導致企業的擴展規模未能追上社會問題的演變。

我解釋了社企持續發展的五種方法,老實說,選擇非常有限,也欠缺創意。那麼還有其他創新方法能達至擴展、提高影響和持續發展的效果呢?

「擴展社企還有哪些可行方法呢?」我與UnLtd HK支持的企業交流時被問到。

我在這裏提出兩個可行方案,都是參考自國外的例子,以我所知香港暫未有人考慮採用。

1.  獲大公司或慈善團體「青睞」,即商界的「合併」和「收購」。對一般企業家而言,合併和收購是他們夢寐以求的個人投資的最終回報,但對社會企業來說卻並不常見。例子如英國兩大國際兒童福利機構─救助兒童會Merlin在2013年合併;另一較小規模的例子是英國本土旅遊社企Tripbod於2014年被極具規模的網上旅遊公司Trip Advisor收購,前者的旅遊產品成為後者業務的一部分。

合併或收購背後牽涉繁複的程序,包括雙方之間多次磋商,以至各自和相關持份者商討,而且較小規模的一方必須放棄公司的擁有權,而規模較大一方則要對引入新衝擊持開放態度。香港不乏儲備充裕的大型企業和非政府組織,用這種方式扶持小社企,並將小社企的點子應用於現存的業務上,看來並非不可能。最大的困難不在於財務,而是雙方均需在如何擴大社會效益上調節自己的取態。

2.  以特許經營或公開分享形式,將你的經營模式公諸同好。既然著眼點是社會效益和擴大規模,何不專注於發展一些可與各方組織共享或複製的經營模式,成為其他社企的楷模?外國有大大小小的成功例子,例如美國的食物捐贈連線(Food Donation Connection)和校園廚房計劃(The Campus Kitchens Project)、英國的食物循環(Food Cycle),還有法國的消滅廚餘(Disco Soupe),都在不同程度上與社區分享他們的營運模式並賦權給不同的地方組織仿效。不用自行發展另一組織,唯一要做是採納別人的經營方法,聯繫同行者,讓成功的模式遍地開花。

要做到以上所說,最大困難不在於如何實行,而是心態上的轉變。在合併收購過程中,社企創辦人將會變成大機構的僱員,這種轉變或會帶來挫敗感 (如在商界,早就歡呼慶祝了);借用別人的經營模式,心理上又覺不及自行創業般崇高。

對基金組織又有何意義?有遠見的基金組織可以考慮批出「能力建設」款項,用以資助機構合併、鼓勵機構間合作及協同效應下的業務擴展。現在需要的不是新構思,而是將行之有效的方案推而廣之。

香港有一連串的社會問題有待我們去解決,若再沿用舊式的擴展模式,恐怕我們的創新企業根本應付不了日益嚴重的社會問題。如果我們真的將擴大社會效益列作優先考慮,那麼便要有與創新方案相配合的創新擴展模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