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序的創新想像 Day 2 – Tri-Sector Workshop (15 June 2017 – 16 June 2017)

我是Good Lab的實習生Amber,今次有幸參與Tri-Sector Workshop,過程讓我獲益良多,在此分享箇中感受。

踏入第二天的Tri-Sector workshop,與第一天生澀和疑惑的感覺不同,明顯地參加者們熟悉了許多,大家帶著笑容互相問好,氣氛良好。

當天的節目十分豐富,Good Lab邀請了不少講者分享社會創新的心得,而我對於當天的貧富宴最為期待。貧富宴開始前,Good Lab預先向深水埗明哥訂了飯盒作為貧富宴的食材,於是我和我的拍檔Tim一同到明哥的北河燒臘飯店領取飯盒,以前經常在電視和社交媒體上聽聞明哥樂善好施的事跡,但我們也是第一次到訪明哥的燒臘飯店,因此感到無比興奮和期待。

北河燒臘飯店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雖然裝修懷舊,但客似雲來,只見不少員工忙於裝好一盒盒飯盒,運到不同機構,向有需要人士派發飯盒。過程中,我們很幸運能看到明哥,明哥打扮撲素,為人親切,當我們在店外等候時,突然下起滂沱大雨,明哥很親切地招呼我們到店內暫避一下,於是我們便坐下來與明哥一起聊天。明哥很有自己的想法,他表示燒臘飯店已經在不同地區發展,希進能擴張到不同地區,現階段正準備在長沙灣開設新飯店,而飯店位置正正在Good Lab附近,希望讓該區有需要的長者能獲得幫助。另外,加上有賴不少義工主動幫忙,派飯行動進行得十分順利,使愈來愈多人能夠受惠。跟明哥聊天的過程中,我切身感受到明哥那顆熱烈助人的心,明哥認為社企申請政府資助時,所牽涉的行政程序需要過長時間,而且所涉及的工作消耗了不少人力,物力及資金,因此他希望以自己能力範圍內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終於到了當天的重頭戲-貧富宴,貧富宴顧名思義是貧者和富者的宴會,目的是讓參加者體驗及反思貧富不均的現象。我們準備了三個階層的食物,分別是富者、中產和低下階層。為了保持神秘感,我們安排所有參加者到外面參觀Good Lab,不讓他們知道當天的午餐是甚麼。當我們準備貧富宴的食物時,看到家家廚房準備美味的食物,與那些冰冷且硬硬的麵包是如此大對比,這讓我十分期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參加者開始進場,我們按照他們早前所抽的顏色紙分配到不同區域,大家開始七嘴八舌討論,尤其坐在低下階層那一區的參加者,看到他們一面疑惑,即使兩盤麵包放在眼前,仍然沒有人率先去拿麵包,在低下階層旁邊的中產則表示安然,對於面前的飯盒沒有太大反應,而有錢人的那一區表現最為愉快,看得出他們十分期待接下來的美食。

當大家正式開始吃飯時,所有人都吃著自己所屬區域的食物,一開初都不以為然,到午餐的中段,我觀察到中產看著低下階層吃麵包而感到坐立不安,他們開始撕下飯盒蓋,把手上的飯分給低下階層,低下階層看到十分開心,並報以手上的麵包,以示謝意,漸漸地,中產和低下階層互相分享食物,打成一片,氣氛融洽。相反,有錢人沒有與任何人交流,他們自成一角,獨自享用美酒佳餚。到貧富宴後期,他們竟然做出十分意外的行動-中產和低下階層一同到有錢人的區域搬走其中一枱食物,而有錢人亦沒有阻止,他們最後一同享用所有食物。是次貧富宴的體驗讓我十分難忘,之前參加過的貧富宴中,貧者和富者一般都沒有交流,各自為政,而當日中產和低下階層的互動讓我感到溫暖,當看到其他人身於困境時,即使中產手上的飯盒僅足夠自己吃,但他們都願意伸出援手,分享食物予有需要的人,相反,擁有最多資源的富者卻對其他人視而不見。從後期訪問中,富者表示看到這些情況都不知道如何幫助,而且感到不好意思,這讓我明白到每一個角色都有自己的難處,即使貧者處於困境,但他們害怕向中產和富者要求食物,相反,富者擁有資源,但不知道如何幫助弱勢社群,而是次Tri-Sector Workshop正正希望促進各界交流,平衝各方意見,為社會帶來正面的影響。

活動完結後,一眾參加者為一連兩天的Tri-Sector Workshop分享感受,他們認為活動安排豐富且具心思,一系列有趣的活動促進了他們的交流。雖然政府、非政府及商界角色不一樣,但他們願意互相聆聽對方的想法,交流不同意見,更有不少參加者表示今次工作坊讓他們回想剛畢業時渴望改變社會的初衷,承諾日後會把社會創新的意念帶進工作內,為社會出一分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