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Good Lab會員的故事

Good Lab會員故事多多,我們在此收錄其中十個最值得關注的故事,你可以由此打開了解Good Lab會員之大門!

請看——

於張凌翰Kelvin而言,當義工是──亦應當是──件有趣的事。因此,五年前,他在英國創立了FoodCycle,在五年間,讓Foodcycle由一個地區的剩食回收項目,發展為遍及全英的社區營造(Community Building)及減廢運動。

Foodcycle那麼成功,到底有何秘訣呢?Kelvin表示:「我們設法讓義工活動變得有趣好玩,讓參加者愛上替我們工作的體驗。」

from 張凌翰:社區參與之道

我們所做的工作其中希望傳遞出來的觀念是,分享比佔有更重要。大部分香港人生活當中方方面面都會只想到佔有的觀念,但是,假如大家都這樣想的話,我們的生活就會變得非常割裂,因爲香港的空間實在是非常稀缺,我們的資源也非常有限。

因此我們會着力強調共享的概念。你可以跟朋友、同事或者是鄰居共享一塊土地、或者天台或者你種出來的食物。當你開始共享之後,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就會增強。我們經常說我們所做的事情並不是在講環保、或者是講慢生活,我們其實歸根到底想講的是如何促進與社區的連結。

from Good Lab 會員訪談:Andrew 談都市農耕

「我們不是反對主流的教育制度」,阿Wing說,相反,「我們只是希望讓孩子和家長看到,其實除了讀書好以外,還有很多種成長的可能性。很多父母幫孩子報讀各種興趣班,但往往孩子對於那些課程沒有興趣,所謂的興趣更多是家長自己的興趣,是一種一廂情願,而孩子卻因此而非常痛苦地掙扎。現在甚至有小學生也因爲壓力過大而自殺,我們覺得這樣的趨勢非常令人擔憂。我們希望有更多家長可以看到不同的選擇,不是每一個孩子都擅長讀書,對於某些孩子來說,因循他們的興趣去培育,反而會事半功倍。」

from Good Lab會員專訪:新社企ohmykids幫助家長更新育嬰觀念

……要推廣文化藝術,硬件方面的投入固然重要,但諸如便捷的購票設施、更深入的推廣等軟件投入也同樣重要。正在建設當中的西九文化區可以從現在開始,做更多培育觀衆的工作,包括可以做各種的推廣活動,讓市民知道文化藝術與他們的關係,爲什麼文化藝術是人人皆可享用的東西,等等。只有當更多人開始關注和願意花錢買票看文化藝術的節目之後,西九文化區的硬件才會真正發揮其作用。

from Good Lab 會員專訪:Adele Chiu 辦網站助藝團尋找新觀衆

香港每天有60-70噸豆腐渣產生,其中絕大部分都是直接運到堆田區當作廢物來處理。但是同樣的豆腐渣在內地卻是寶物,因爲豆腐渣可以用作堆肥或者是飼料,農民非常喜歡,甚至願意付錢來購買,每噸可以賣到兩千元。所以其實被我們當作是垃圾的豆腐渣只是放錯了位置的寶貝。

Wood Lab 現時和位於上水的一個廚餘處理中心合作,該中心提供機器,Wood Lab 提供智力支援,將收集回來的豆腐渣通過壓縮和脫水處理轉化爲貓砂。這樣生產出來的貓砂不會含有化學雜質,因此即使長期接觸也不會產生過敏反應,意外進食亦無害。從而做到一舉兩得,在減少廚餘的同時也可以變廢爲寶。

from 「從搖籃到搖籃」的創業之旅——Good Lab會員Pirry Leung專訪

因此綠腳丫做的是「走讀」,他們會帶家長和孩子帶著繪本,認識腳下的土地。很多家長要放下各種興趣班,才能有空間和孩子一起參加綠腳丫的活動。很多人以爲最大的受益者是孩子,但Kenny說,過程當中受益最大的其實是家長。因爲通過參加活動,進而成爲義工甚至成爲組織者,家長自身也有極大的成長,家長是第一位的,孩子是第二位的。感染了家長,她在日常生活當中也會有所改變,進而也會影響孩子。

from Good Lab會員專訪:綠腳丫讀書會的奇跡

很多小朋友現在流行玩《神魔之塔》,但你有沒有想過,你可以寫出這樣一個遊戲?

假如你懂得寫程式,要寫出這樣的遊戲也並非不可能。Good Lab會員, Koding Kingdom 創辦人John Huen正有這樣的想法,他希望將來每個小孩都能學會寫程式,因爲這是21世紀人才必備的技能。

from Good Lab會員專訪:John Huen 談程式教育

我這幾年其實經歷了較大的轉折。我大學讀產品設計。三年前,有一次在富德樓吃飯,朋友介紹說,我們吃的菜來自馬寶寶有機農場,由是我才開始了解香港的農業,才知道原來香港的教育多年來都沒有告訴我們真相——書本裏介紹本地產業,永遠沒有農業份兒。但事實上香港有農業, 而且一直都有,六、七十年代的時候還很風光。

最爲讓我驚訝的是這個食物鏈。我一直以爲我們吃的所有東西都是進口食物。後來我就去了馬寶寶,去探究那是怎樣一個地方。在那裏我了解到農業的基礎知識,也了解到關於城鄉共生的概念。再到後來我也去學習永續栽培,並且到台灣修讀永續栽培認證設計師課程。進而產生了極大的啓發。因爲那是完全顛倒了我對世界的看法。

from Good Lab 會員專訪:Jess Ho 與惜物者市集的故事

很多朋友做社企都會遇到不同的法律問題,不管是員工合同還是進行政策倡導,甚至是嘗試改變某些法律。而另一方面,有很多平時主要負責商業個案的律師其實也有興趣幫助一些NGO或者社企去解決他們遇到的法律問題。這兩個群體如何才能相遇呢?

from Good Lab 會員訪談:探索志願法律服務在香港的未來

說到底,我們其實是在推廣一種生活方式。以前人們會認爲吃素是很乏味的事情,但是Green Monday的出現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人們的這一思維。現在人們會覺得吃素很cool。我們希望帶出類似的改變,使得人們覺得做社企也是一種很cool的事情。

from Good Lab會員專訪:Jeff & Patrick 談爲何做社企也是一種生活方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